办事指南

废除常委制 习近平六中全会就动手? 组图

点击量:   时间:2019-07-08 05:01:00

中南海高层决定于10月召开六中全会,公布主要议程之一是制定新的中共党内政治生活准则,并称关键是最高领导层组成人员外界拭目以待届时中央政治局常委组成人员有何变化今年外界盛传习近平要取消常委制有分析认为,习近平此举是为彻底否则江泽民一手制造的“九龙治水”乱象,六中全会会为此作出铺垫还有分析认为,习阵营放风取消常委制只是讨价还价,真正目的是力争主导常委会重组而阿波罗网评论员早前分析,所谓取消常委制可能是江派放风,目的是替习近平树敌,因为最早刊文“爆料”的系香港党媒,而其作者被指为江派特务 六中全会议题涉中央最高层人员 7月2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习近平主持会议会议决定今年10月在北京召开六中全会,主要议程是,中央政治局向中央委员会报告工作,制定新形势下中共“党内政治生活若干准则”,修订《党内监督条例(试行)》 据官方报导,政治局会议认为,新形势下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重点是各级领导机关和领导干部,关键是高级干部特别是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高级干部特别是中央领导层组成人员必须以身作则等 《明报》的署名评论文章表示,中共现行《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是1980年十一届五中全会上通过的,被沿用至今对于新的“党内政治生活准则”,按照政治局会议的说法“中央委员会、中央政治局、政治局常务委员会的组成人员”会有何变化,人们拭目以待 谢天奇:六中全会为取消常委制作铺垫 今年以来,不断有消息称,习近平当局正在研议取消中共的常委制 时政评论员谢天奇在大纪元发文表示,如果不能一步到位直接废除常委制,习、王制定政治生活准则对现任政治局常委的权力作出种种限制,也将实质上否定江泽民当年主导的“集体领导”乱像,为最终废除常委制作出铺垫 而时事评论员石久天认为,目前媒体传出习近平当局可能要废除中共常委制,最主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江泽民安插到中共高层的江派三常委一直给习近平当局搅局,甚至对着干,如果习近平不废除常委制或不把江派人马踢出常委,他很难干成事 中共党媒不久前发文,介绍了中共中央主要领导机构的历史演变,并提到政治局常委会曾一度被取消22年是否是当局放风,也有待观察 吴国光:放风取消常委制为十九大人事“讨价还价” 日前,赵紫阳时期智囊团成员之一、现任加拿大维多利亚大学政治系教授、历史系教授、中国研究及亚太关系讲座教授吴国光在美国之音表示,今夏中南海可能就进入了十九大前最后最紧要的权力再分配关头了从现在的状况看,高层权力博弈应该是相当紧张、相当激烈 他说,习近平虽然大刀阔斧地扫除了阻碍他的政敌,但由于党内各个圈子林立,习筹组令其满意的下届高层班子仍有一定困难习近平为使更多习阵营的人进入常委会正在施展策略 他认为习近平有两个目标:“第一,可能就是不愿意接受上一届已经安排的更年轻的政治局委员作为下一代的接班人;第二,他希望下一届政治局常委的安排中有他自己的多数——他愿意的政治局常委人选” 他还表示,当局放风取消常委制,目的是“讨价还价”,“就是说,你不让我按照我的政治局常委安排、得到对我有利的方案,那我就把这个桌子掀了,就没有政治常委这一说了” 金钟:习近平取消常委制疑点重重 5月22日,《开放》杂志刊登总编金钟的署名文章分析说,亚洲周刊5月文章称,中共高层出现改革呼声,习大大要主导“难以想像的变革”,取消政治局常委制、破除七上八下的年龄规限、废除隔代指定接班人──一时为若干媒体转载 金钟指出,这条报导有很多疑点其中所谓撤销常委制,逻辑上就有问题亚洲周刊报导解释说,常委的存在是多余的,负面作用大于正面 但金钟的文章分析,中共很早以前,政治局人数少,领导核心在书记处后来政治局扩大到20人以上,而且分散各地,设常委一级是正常的做法(书记处成为工作班子)若撤掉常委,岂不是总书记摆明独裁,政治局虚设这在政治上组织上都极为不利,必遭抵制说其负面作用,显指现常委多名非习班人,但他们19大都要超龄下台,大大可以亲信代之 文章还表示,尤其令人诧异的是,称习改革的实权标志是能否进一步“拿走国务院的权力”意谓李克强进一步边缘化,反映习的掌权有多大 对此,美国媒体人、阿波罗网特约评论员“在水一方”当时分析认为,习近平如果取消常委制,必然在政治局遭遇抵制,这会让那些有可能当上常委的高层与习离心离德常委职位有很多实际利益和特权,虽然习近平可能会打破现任常委的免责免死金牌 亚洲周刊系中共外围媒体,该报导作者江迅曾被曝是中共资深特务,与上海帮关系密切该报导称习近平会取消常委制,有可能是江派放风,混淆视听,挑拨离间,打击习近平在党内的威信而其中“拿走国务院的权力”一说,和多年来被指江派背景的媒体放风习李不合如出一辙 江迅被指为江派特务 2008年9月5日,获知被拒发回乡证的香港居民沈婷,召开记者会控诉多年来江家帮对她的迫害,同时令人震惊地曝光了香港《亚洲周刊》资深记者、前BBC特约撰稿人江迅的中共国安特务身份 江迅(网络图片) 沈婷在记者会上称,《亚洲周刊》资深记者江迅为潜伏香港新闻界的上海国安人员,并充当上海帮成立的沈婷工作组的香港负责人,为了夺取沈婷搜集到的上海帮罪证,对她多方滋扰迫害,导致本人四年多来不获发回乡证,无法回乡照顾双亲这种行为严重违背一国两制方针,侵犯香港公民的合法权利特区政府及中央政府必须认真调查此案,让她合法回家 沈婷还指出,江迅是中共党员,在上海作家协会官方网页上列明了这一点,但这个网页现在已经被官方撤下了 此前,2006年12月14日晚,联合早报和新加坡管理大学联合举办《廉凤讲座》,内容是《一个香港记者眼里的北韩》,由江迅讲述他在朝鲜的见闻,新加坡《联合早报》评论员杜平当主持 老练的杜平做了一个简短的开场白,其中对江迅“点到即止”的两点介绍,被新闻界认为很“精彩”: “第一,他对中国政治、社会和其他领域,有着特别敏锐的嗅觉,外界后来所知道的关于中国的内幕新闻,有很多都出自江先生之手这一点,我到现在还不明白为什么他的消息那么灵通为什么有那么多事情,我们不知道他却知道(笑)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我们不认识他却认识(笑)为什么有的人被捕了,而他却没有被捕(哄堂大笑,掌声)这是一个谜我希望今天晚上和大家一起揭开谜底(热烈掌声) “第二,朝鲜是那么的封闭和专制,中国和朝鲜的关系那么密切,为什么大陆的记者都难以进入,而江先生却能够容易进出,不是一次,而是五进五出他为什么能够畅通无阻,而且一点事情都没有他究竟是凭什么“骗取了”朝鲜人的信任(笑)这是第二个谜我也希望今天晚上能够揭开谜底” 人民报:江迅为主子效忠,卖力抹黑法轮功 2008年9月11日,人民报报道称,江迅的特殊任务分析起来有三类:1,发文曝料,宣扬中国正在变,改革小步走,以此来安抚公众情绪,为中南海拖出时间,同时离散、瓦解、唱衰海外民运力量,为中共招安劝降2,接受上海帮的指示,重点对付沈婷等与大陆牵连的维权人士3,接受曾庆红、周永康等国安方面的指示,关键时刻向法轮功捅刀子,配合海外计划实施此外就是被中共内斗各方指使做手脚,走钢丝平衡不好,则会被另一方敲打脑袋 《亚洲周刊》二十四期(2008-06-22)江迅采访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召集人甄燊港,发文题为“民运不能汉贼不两立”,表面向民运人士劝降,真正目的却是在文中“不经意”的对外透露法轮功的“秘密” 在开篇“为什么说是屈辱感”一节中谈到民运缺钱,江迅采访的甄燊港却把话题漫不经心的转到了法轮功身上,“过去八年来,陈水扁把大量金钱投入法轮功身上,原因很简单法轮功的确能配合台湾当局台独的战略意图,一直在世界范围骚扰中共;法轮功号称有三十万人,民运分子有什么法轮功能起到的作用,你能起到吗” 不久之后,中共特务们就以《亚洲周刊》爆料“陈水扁把钱转移海外并大量投入法轮功”作为新发现,开始四处传播 报道称,说中华民国政府给了法轮功大量金钱,这一点不仅新上台的马英九现在也查不出任何事实,就连中共搞了多少年栽脏诬陷,也拿不出半点像样的蒙骗证据倘若,江迅真的得到了这块“真料”,为此《亚洲周刊》发独家号外都能叫卖,怎么此时江“资深”的新闻敏感性一下变得如此之低,只是个借其口照录而已只能说,此两人在演戏,王八看绿豆,大小特务对眼罢了 报道还透露,甄燊港谈民运缺钱,可他的民主中国(香港)促进会却是财力十足,外界透露,某年东京民主大会别人没路费,他们去了八个人,而且在大会上全程摄像,有人问“民运哪有这样干的” 报道还披露,沈婷在记者会上还表示,“他们(江迅)在找我谈话的过程中也说,要和法轮功媒体断绝来往,我说无论新唐人、大纪元还是希望之声,只要他们对我是真实的报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