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首发:胡锦涛连遭三险恶 吉凶未卜

点击量:   时间:2019-05-15 10:02:00

  八门金锁险中险    胡锦涛命悬窦娥冤 武卫国 阿波罗新闻网首发 http://www.aboluowang.com 邓玉娇所遭遇的痛苦与黑暗与元朝司法杰作《窦娥冤》极为相似,林嘉祥、邓贵大、黄德智、邓中佳这些是整个的一层披官衣的成群的流氓:「张驴」父与子,元朝末世也正因窦娥式冤枉遍地,不止不禁而亡 元顺帝倒霉在「顺」上,顺着官吏群体残民以逞 历史在轮迥老百姓有句话:「谁要捣了霉,喝凉水都塞牙」,胡锦涛犯忌,也犯在这个「顺」字,对江恶霸百依百顺,江下台后,以普通党员之身对新领导班子训 示:「今后领导班子不设核心!」胡秉着一贯的逆来顺受,谦卑地附合:「您的核心地位永远不变」——十六大屈服于江搞兵谏;十七大,胡的功夫被江一句话就给废了,霉就倒在怕江氏死赖不退,给了江氏退后「大事最后决定权」,刀把子交给了杀妻快婿、强奸嫌犯周永康,那百姓能得好吗能没罪受吗 自古为政最忌「太阿倒持」(剑柄为政敌所持,剑尖对着自己)江、曾接二连三的暗算或行刺,早已把古训证实 自从江规「打死人白打」横行十年以来,陈虻导演的天安门裁脏把戏成为公安假戏真做、武戏文唱的成功标本,公检法体系与媒体合作:诬良为盗,颠倒黑白,造作 假案已成行规、惯例,积重难返杨佳以生命惩戒之,警察风纪整顿有了起色,凶警畏民,是剂良药,横行无忌蔑视人命的恶浊警风已稍收敛 从锦涛前年揭批地方官讲话来看:胡氏对地方官作假证,囚记者,斥律师这一套把戏,很门儿清但是若不借助民众力量,凭下禁令规范公安行为,永远积重难返, 孙志刚惨死,各地不断重演,便是明证其实江的最后无奈全退,胡温在台上的存在,也靠民众的无形支持,自己浑然不觉而不知感恩一向文弱的上海父老、妇孺 一声「打倒共产党----打倒法西斯」就震得与人民划清界限,与江、周沆瀣一气,正中江氏下怀:引民众之火,倒浮飘之涛,去应610年前刘伯温金陵塔碑中所铭:「烈火倒涛涛......浅水鲤鱼终有难」 沪传江泽民去给被杀警察之家属发放巨金慰问,因可见杀杨佳会大长谁的威风与实力 2008年8月初奥运开幕式的预演中,江氏苦心安排的鬼脸秦俑黑风阵,就想预兆、诅咒「胡二世」短命而亡,被老夫拙文点破,胡也嫌晦气,在开幕式中剪掉 「亡秦者,胡也」这一句秦朝流传甚广的预言就使秦始皇命长子扶苏监大将蒙恬去修长城,劳民伤财万里,却应在秦二世胡亥身上胡亥就是被指鹿为马,权倾朝野的赵高所杀 历史的大循环,类似秦之末世,又再现了指鹿为马:指「修脚刀」为「水果刀」,指「按倒」为「推坐」,指「特殊服务」为「异性洗浴」指三官为两吏,指强奸、轮奸为子虚 偏僻的地方小事,何劳中央直接操作由公安部长孟庆柱领头,找来上海公安局付局长给邓玉娇「定性」那背后不就是太上皇周永康,正局长吴志明吗,一个江内侄女婿和江的侄外甥合组的江家班吗湖北巴东有案与上海何干八竿子打不着,不就为利用吴志明上海公安班子收拾、修理杨佳,武戏文唱的惯技熟腕吗 人有人言,兽有兽语:「我们为什么要相信一位妓女,(指邓玉娇)而不相信我们的同志(未死的性虐狂嫌奸犯)」 「一个21岁的女孩你们都弄不清楚,要是我在,早让她崩溃,全部坦白认罪了!」 「你们怕什么谁能证明被害者(邓贵大)要强奸那女子(邓玉娇)」 「谁能证明特殊服务是要求睡觉娱乐城老板和当地工作人员.......他们证明了,连他们一起抓!」 「网民不讲理,我们就不和他们讲理....该抓就抓,该杀就杀」 「可以用精种说服的办法让她配合,最后的判决需要她的口供,,而邓玉娇如果可以出来认罪,将是最好的平息民愤的办法」 「上海杀了杨佳有什么问题中央很支持不杀,今后谁还敢当公安」(网曝上海公安付局长语,这语带汪氏口气的付局跟非礼女孩说人民「算个屁」的林书记是一丘之貉,是江周在「率兽而食人」——正应了《推背图第五十象》「豺狼结队街中走.....兽贵人贱」!) 为什么「上海杀了杨佳」「中央很支持」 胡锦涛以救党之命为己任,上海帮就利用了这一点,胡氏一感到退党危机或民间抗暴不断,就向老江靠拢,就认同周永康暴虐施为其实没有暴,民众怎会抗暴周永康之凶暴正是民众抗暴不断之源胡一听「打倒共产党」就急,说「情为民所系」却不想上海冤民被上海帮逼到死路的惨景没人理,没人为他们作主,上访被打、被害,他们怎能不为冤审杨佳抱不平胡锦涛揪出陈良宇时,市民怎么不喊「打倒共产党」不但不喊「打倒」,反而热烈拥护,寄胡锦涛以为民作主的莫大希望 其实胡锦涛并不自觉他和上海冤民处在共同境地,本应该正当防卫者联合作战,国为胡锦涛更是江、周独立王国——公检法系统的的头号消灭对象 2004年10月2日,12届夏季特殊奥运会在上海开幕,胡必出席开幕式,原订10月2日上午抵沪,只有沪公安局长吴志明少数人知情,胡突接秘报,敌方将在胡下榻的西郊宾馆下手胡幸而因有人暗中通风而躲过一劫,经专家小组搜索,在西郊宾馆车库内,在供应美食专车的驾驶座下,查获2.5公斤晶体烈性炸药及定时装置 这个地下车库,上面就定胡氏原订下榻时西郊宾馆的1-3-5号楼食品供应专车从启动到达目标点只需2分20秒;同时更在1、3、5号楼的电闸盒里都做了手脚,定在某时短路,再引起爆炸,似不小心,不着痕迹,为防一失,双管齐下 上世纪六十年代,笔者出差到北京北京有件事,在西城都嚷嚷动了,当时北京西单区有个庆丰包子铺,为吃饱子,大家排长队一个流氓一来就抡在前头,不排队,后面的人就说他,这个流氓拔出刀子,把大家都镇住了一个工人说甭怕他,被这流氓就捅了他一刀,这工人抡进饱子铺,抄起一把尖刀,出来一刀就把流氓捅死了排队的人都支持他,没一个人被吓跑,都不排队了,蜂拥着这位工人到派出所,大家都作证人,说明原委后,所长对工人说:「你伤也不重,你走吧,没事」大家高高兴兴地散了 当时对老百姓,还没有现在这么少巧立名目的恶法,警察知道民众都是好人,代表一股正气,若反过来,大家都怕自带武器的流氓,治安没法维持 这么简单道理,现在的中央领导人不懂,还不如那些50年前的老警察,杨佳、邓玉娇及支持他们的网民代表着社会正气,江家亲属周永康、吴志明、江家二少及其爪牙们欺压民众的军、警,官商勾结的恶势力是一股邪气, 邪气越高张,民气越压抑,胡温越孤立而分裂,老江越得计,最后一切血债由胡买单,负总责偿还江、周反而可以「吊民罚罪」之名,当狼外婆,行夺印之实 今年开头,一听说2009年是「群体事件年」就定为「维稳年」设维稳办,回到「稳定压倒一切」,封周永康为「建设事业保卫者」,命令武警部队单练对百姓拼剌刀而周永康不仅是给胡温找麻烦,添乱,周秉江姨父的既定方略就是放手公安纵容包庇----官逼民反,逼胡认同镇压,乱子越大越好,乱中取事把民怨、 家仇、民血、卖国都往上堆,周永家就是这个胡温掘墓人的角色 胡在改革30年纪念会上向江致敬歌颂,似乎就可以饶过他,刀下留人上个月23日海军节海上大阅兵,原定上午9:30开始,幸得密报,赶紧打乱对方部署,阅兵典礼改为为下午2:20.弄得媒体措手不及,如此威风作秀的难得场面,都没来得及直播,也顾不上面子工程了上一把2006年五一节黄海逃命惊魂未定,紧接着又来这一回 2006年五一节胡锁涛乘1号导弹驱逐舰在黄海视察北海舰队,这次胡被封锁极万严密,没人通风报信,江泽民同时赶到了青岛当时北海舰队中两舰同时向胡锦涛所乘1号导弹驱逐舰开火,当场打死视舰上士兵5人,1号导弹驱逐舰再也不顾视察,掉头极速折回青岛,胡氏再乘直升机离开险地,胡直奔离开危险地区最远的云南昆明 黄海上开火之两舰中,被捕军官承认了命今是江泽民下达,但没人听,后来还是张廷发发来电话下指示:为保万无一失,要两舰夹击,许愿给他们大幅晋级皆以为胡瓜死定传江氏就近得捷报曾大喜过望 躲过初一,还有十五,眼看「十一」胡氏大阅兵又到,双方都会总结教训,命运都在未定之天局外人不解胡既得口供,为何反而为江保密孔强上书建议立即法办人祸之源江泽民,不见回响,后来孔强反遭逮捕,国人皆祈其勿落入周永康之手 有人说2007年十七大江手下张万年发动兵谏:否定中共政治局江氏全退决议,逼胡领袖当场表态屈服,致使江氏在继续留任军委主席的两年中给胡民留下了八门金锁阵:军、警、党、政、特、宣、财、外所以汶川大地震,温调不动,胡也调不动军队,军头还得「请示最高首长」专政机构属于周独立王国,而每天多少人被打死白打多少人被秘密绑架,下落不明此乃党外江主独立王国,谁也无权过问这个金锁,用金锁人最厉害,让各行各业各界,连同胡、温家属都堕入大染缸,让飞到天上的乌鸦一般黑 黄帝叮嘱「沉水入火,自取灭亡」乃必然规律,勿再蹈江、周设局丙入套,认同既成之势要清醒,切勿再一次颠倒黑白,所诬勇烈少女,必成圣女贞德,引发烈火,为江替身,自陷民愤,自愿去应金陵塔碑:「烈火倒浮涛」 当效06年8月之果断,破除不祥,逃脱海难,再乞民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