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大陆著名学者:玉娇成龙 土共政府是唯一输家

点击量:   时间:2019-05-15 02:05:00

太土了,太山杠爷了 巴东前后出3次公告,前后矛盾讲不通除了证明自己小地方人,没有经验,人才有限,而且充任轮奸犯辩护人的意图明显,而且坏人也当得满脸横肉之外,没有让自己站得住脚网络上随便找一篇文章,就像邓玉娇的小刀,都可以捅破它 借用京报邵飘萍的名言,巴东政府被裹挟到正当民意之前可是其中一些官员,他们在网络参政时代的十字路上,迷失了方向那么就在历史进程走错了岔路口一眼看去,就看到一些愚蠢拙劣的土老冒,在错误的方向上错误着 他们没有认识到,作为天高皇帝远的土皇帝格局,在人人网络参政的时代里,已经不存在了这一些土皇帝土人,在高科技面前,还是照样按照过去土逻辑,瞒天过海,舞文弄墨,真是太土了真是坏得可笑,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坏得愚蠢他们是一只把头埋进自己专制手法沙漠中的鸵鸟,以为如此就安全了,就解决了问题 巴东土人的手法是合乎土皇帝需要的:如果承认邓贵大等当时提出的特殊服务是性交服务,那就等于承认巴东公安管辖区存在卖淫场所为了如此,巴东土人不惜与媒体、网民、良知作战,就像一个负面的唐吉诃德甚至与他的准上司恩施电视台对着干 当案子不在自己手上,而到了恩施公安局,他们又冒出自己的土气为了一个错误,不惜犯另外一个错误来掩盖连邓玉娇律师玩出来的花招在衣物上提取证据,寻求残留在乳罩、内裤上的指纹或其他物证,当不得真的,土人们心虚起来,都要陪同邓母洗衣服猫眼看人有一个网友说,到下次通报时说不定成了要求提供洗衣服务,还歪打正着 这件简单的事件发展到现在的样子,土人官员执政能力之低下表现的让人吃惊其实,正确的解决方式是赶在舆论发酵之前就主动出手,迅速调查清楚,公布结果,这样既能解决问题,又能得到公信力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完全被动了当然,他们一如既往寻求,采取强制手段封杀舆论,已经气喘吁吁,追赶不上,所作的事情,不过就是让舆论滚雪球,越滚越大 闹剧中巴东土人,就像是李一清的小说《山杠爷》改编的电影中的山杠爷群山环抱中的堆堆坪是个模范村,山杠爷是村里的最高党政领导人,他全心全意为村民办好事,威望极高,深得村民的拥戴他教育正学法律常识的孙子虎娃:“国有国法,村有村规,如果把一个村看成一个国家,村规就是国法”不过电影中的山杠爷是好心办坏事,而巴东的山杠爷嘛,好心没有,坏事一堆土人的说法做法,为了官帽子,具有辩解性和防守性就像在村里牛比无比的山杠爷,见了县长浑身哆嗦巴东土人,见了网络议政和媒体,畏惧中带有狡猾 玉娇龙案,全社会的制裁力,连一个村长级别的干部都搞不定正如中国的基层选举,即使有当初美国的强大压力之下,连村级选举都搞不好总之,我预言,中国的民主化进程,最高程度将是村级巴东那一堆土人其土老冒程度,与北京那一些不见棺材不掉泪,一心公车上书推动政改的洋老冒,一样土还是山坳里的洋山杠爷改革的路径,走不出巴东所在的历史三峡,走不出山杠爷与洋山杠爷的堆堆坪 强行索取性交易是强奸 土老冒们关于邓玉娇案件强奸罪,存在普遍的认识误区在网友专家身上也有 最近南方都市报刊出对巴东县公安局长杨立勇的独家专访,这位局长称“5.10”案“是一个很普通的命案”杨立勇局长接受采访时的说法更强化了这一点“特殊服务,或者异性服务,也许很多人理解为色情服务,性交易但是这个案件当中,交易还没有发生,所以我们不能把它定为别的,只能定为异性洗浴” 长江巴东网的一则新闻叫做《邓玉娇被强奸事实子虚乌有邓母声明与律师解除委托》http://www.cjbd.com.cn/2009-05/23/cms188317article.shtml.这里强调邓玉娇被强奸事实子虚乌有 曾在12日参加公安局的案情汇报会议的巴东官员(拒绝公开姓名)对记者介绍,针对邓玉娇是否被强奸,有一个很关键的时间和地点那就是黄德智率先进入水疗区后,包厢里只有他和正在洗衣服的邓玉娇两人此后在休息室,人很多,首先是不会有强奸的可能该官员说,整个过程,两人单独在包厢的交流只有连续的4句话,时间非常短即使整个过程,时间也非常短到目前,案件的核心信息,并没有什么变化他反问记者,在说四句话的时间里,是否能被强奸 我不得不说,这一些土人法盲真是太土了邓玉娇案件强奸罪是否成立,不在于是否性器插入与否,是否既遂只要邓贵大三大土人提出含有性内容的请求,被邓玉娇拒绝,继续使用暴力强迫,那么强奸罪就成立,犯罪过程就在进行中,而被一把小刀中止从土老冒的思考方式来思考,太法盲了,太山杠爷了我不知道巴东县公安局长杨立勇如此法盲,是如何担任局长的莫非真的是活生生的山杠爷 把强奸未遂,当作没有强奸莫非这个公安局长认为强奸与捉奸一样,没捉奸在床,就不存在或者他的潜意识,色情场所就没有强奸行为在公安局长眼里,邓玉娇是一个性工作者或者他眼睛近视得,只看得见邓贵大的尸体,而看不见邓贵大死亡的前因后果 在邓贵大的眼里,邓玉娇必须是一个性工作者,如果不是,就要被强迫成为性工作者在公安局土老冒的眼里,邓玉娇没法不是一个性工作者否则明明是三楼ktv包厢员工,为什么一定被认为,是与邓贵大在特殊服务或者异性洗浴服务的谈判中,发生杀人 在他们有色的眼睛里,绝对看不到邓玉娇对传统美德的遵守如果邓玉娇是一个性工作者,那么因为谈判不和引发抑郁症杀人,那概率大一些但是邓玉娇偏偏不是,那么土老冒的说辞就不成立,那就完全可能是强奸当然性工作者交易谈判不成,强行索取性交易一样是强奸,更何况邓玉娇不是 土人是唯一输家 不管邓玉娇案结果如何,土人都已经输掉了土人将是唯一的输家不论事件的事实如何,如果法院审理结果对邓玉娇有利,那么广大网民会认为是舆论干预司法的胜利,获得自信心,越发来劲,以后类似的事情会层出不穷;如果结果对邓玉娇不利,那么大家会认为是土人欺压百姓,由此造成的负面效果更加糟糕,越发丧失了合法性与正当性总之土人拉屎,政府买单 邓玉娇和网民如何输,都不会太惨而且我们本来一直面对着输,再输一点又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