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鸿去鸟”暗喻江泽民 网友智躲党过滤

点击量:   时间:2017-08-01 15:02:18

“在中国网际网路上,事件传播已经没有障碍”、“这场仗我们注定胜利”阳光卫视新媒体总监北风(本名温云超)11日表示,中陆网民绞尽脑汁躲官方审查过滤机制,例如“鸟瞰”指乌坎事件,“鸿去鸟”指江泽民 阳光时务杂志、八旗出版社晚间在台北合办“阳光讲座”,题为“中国的新媒体与公民运动”,他在讲座中作上述表示 中共封锁过滤“江” 网路审查在中国司空见惯,长期以来都不准人们搜索中共领导人的信息 华尔街日报2011年7月6日报导,中共封锁网际网路,过滤“江”、“江泽民”、“长江”、“301医院”、“心肌梗死”等与江泽民有关的网路搜索词,引发人们对江泽民状况的更大猜测 报导说,“江”字被封锁尤其引人注意,因为中国最近洪水当前,江是媒体报导的最重要新闻主题之一漫延全国的水灾上个月已经导致200人死亡,毁坏了数十万英亩的土地 此外,“死”字也被封锁,还有“301医院”;另外网特们还在不停的忙着删除网际网路上提到江泽民的所有帖子 但是中国的微博使用者有很多招数可以绕过封锁比如微博封锁了“薨(Hung)”字,网友们就在传播一个图像,是一套晾起来的空衣服,裤子快提到胸部了,这正是江泽民的“风格”“鸿去鸟”的叫法也应运而生 报导说,江泽民是1989年血腥镇压天安门民主运动之后上台的他的状况成为当前敏感事情,是因为人们普遍认为他对中共党内的精英阶层还有影响力,习近平就是他推上去的 中共极力掩盖江的丑事 尽管中共极力掩盖,但外界以及网友们却很爱讨论在江泽民“死而复生”后,中共党媒最近接连发表文章,为江泽民曾做过日伪汉奸、苏俄间谍等“二奸二假”历史问题,以及出卖大量国土涂脂抹粉,甚至借用民族英雄标榜他 香港《动向》主编张伟国向《新唐人》表示,党媒接连发表这些文章,很显然是为了掩饰江泽民的历史丑事 现年85岁的江泽民在香港亚视播报死讯后,10月9号强撑病体现身北京“纪念辛亥革命100周年大会”,却让外界看到他行将就木的衰老呆相 张伟国:“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江泽民可能要死了,要给他盖棺定论,要帮他涂脂抹粉,这个是共产党的一种惯例,然后把他的一些丑事都掩盖起来” 吕加平的公开信则揭露了江的卖国行径,江泽民50年代被派往苏联实习沦为克格勃间谍,他不仅收集中国各种情报交给克拉娃,还在90年代与俄国签定条约,把相当于40多个台湾面积的150多万平方公里中国北方领土,白白奉送给了俄罗斯 张伟国:“他所被揭露的卖国行径,不管是历史的和现实的,在网上面,在中国的老百姓当中,在中共的党员当中,都是应该讲很难接受的所以,像江泽民的这种罪恶,等到他退出历史舞台以后、他的政治力量消减以后,被清算是迟早的事情” 但是,无论中共及江派如何粉饰,江泽民的罪恶,尤其是迫害法轮功的血债,都逃脱不了历史的审判 北风:中共害怕网路 为何中共当局为何如此害怕网路呢北风指出,透过网路,行动的组织发布,与大陆当局熟悉的传统方式完全不一样例如,行动讯息的发布可以是匿名的,行动组织找不到领导者他分析,中东、北非的“广场狂欢式革命”,都带有鲜明的匿名化和去中心化特性 北风指出,在大陆,一般的事件性的讯息传播已经完全不成为问题,而微博平台的传播特性,具备极强的革命性,这种革命性让这类平台极易成为运动的组织和发起平台例如2010年的福建网民案、2011年的探访陈光诚事件,都是这种特性的典型表现;2011年2月20日的大陆茉莉花革命显然也是如此 此外,维权事件透过微博等“类推特(Twitter)”平台的传播和放大作用,加大当局者镇压的成本他分析,乌坎事件就是例子,足够的关注度,参与的人足够多,不惜牺牲的意志,让当局不能不衡量强力镇压的成本这也是乌坎事件暂时能有“不同结果”的根源 他说,韩国至今还有系着字条的气球飘到北韩;“除非中国网际网路建立成朝鲜那样、除非你跟国际不联系,人对信息的渴求,你是封不住的,他们(官方)完全封锁不了我们(网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