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胡锦涛的遗产

点击量:   时间:2017-06-05 13:04:12

胡锦涛(Uniphoto Press) 本文译自江学勤(Jiang Xueqin)1月12日发表在《外交学者》上的文章 上周,超级博主David Cohen讨论了胡锦涛的文章论述中国和西方开始了文化战胡锦涛在文中所用的语言和修辞“我们必须清楚地看到,国际敌对势力正在加紧西化和分裂中国的战略图谋,思想和文化领域,是其长期渗透的重点”—这让西方观察家感到震惊,并让人想起了红卫兵挥舞着红宝书的场景 在胡锦涛任职期间,他表现出了最自律,最不露痕迹的技术官僚形象所以他的此次言论是非常少见的值得一评的事件我想对他的文章及其对中国2012年产生的影响发表看法 首先,我同意David Cohen的说法,胡锦涛的文章是讲给体制内的党员听的明年10月交接权力之前,胡锦涛有两个直接的担忧:他要留下政治遗产,同时为共产党未来规划战略 第二,胡锦涛文章最有意思的地方,不是他讲了什么,而是他没讲什么:即,他选择了强调一个没多少人会认为是问题的一个问题,而留下了他10年前从江泽民那里继承的至今尚未解决的问题——不断加大的贫富差距,党内腐败,中国道德沦丧 在整个任职期间,胡锦涛在他严厉而又空洞的讲话中强调过那三个问题,最近一次是在纪念中共成立90周年的讲话中而这些问题只是变得更严重 利用排外心里散布恐怖是转移真正紧迫问题的政治技巧,“流氓的最后一招”暗示了中共已经变得多么绝望 第三,胡锦涛的文章暗示了中国道德的败坏——以去年郭美美和小悦悦事件为象征性事件—表明了中国文化作品对中国人心灵影响的失败,而这不是中国经济增长模式的副产品 没错,军队激发农民参加共产主义革命,但是今天的中国不再是为反对地主压迫和洋鬼子而战斗,而是对付自己的民众,更具体点,自诩为北京共识的政治安排,即如果中国的中产阶级政治上保持缄默,党可以保证“繁荣稳定” 北京共识可以为党带来短期的政治合法性,但长期却是以中国经济发展和社会结构为代价的 为什么想想安然和华尔街,这两件事都是以其员工的贪婪而闻名有一段时间,他们的利润高到令人目眩,但最终安然因为谎言和欺诈破产,而华尔街如果不是政府干预的话也会步其后尘 中国的经济,因为其资不抵债的银行和惊人的地方政府债务,可能会成为最大的危机 Daniel Pink在他的书“亡命驾驶”(Drive)中谈到刺激人们的功利本能,会导致人们不快乐,缺乏创造性,不道德,成为只是为了挣尽可能多钱而上瘾的短视者这在今天中国很多中产阶级中是非常显而易见的,中国中产阶级痴迷地积攒路易威登皮包,既对中国经济没好处,也不利于他们的灵魂 第四,即最后,胡惊涛文章的措辞、语气和精神,都与温家宝呼吁中国发展“民主”和“创造力”的讲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温家宝呼吁表明了对新的现实--互联网、全球化和自由市场--的了解,释放民众的创造力和让他们发表政治观点是一回事如果政府拒绝这么做,不仅会妨碍经济增长,也可能失去政治上的合法性和权威性 -- 现在的共产党越来越是这样的情况 不幸的是,中共之所以如此,是因为它缺乏政治想象力,也因为它对维持权力的痴迷使得它看不见新的现实所以,在2012年,我们会看到更可怕的措辞和审查,尤其是在中国的社交网站上 作者介绍:江学勤是北大附中国际部主任和副校长从2008年到2010年,江学勤创建并管理深圳中学海外学习计划他曾经当过记者,纪录片制造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