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破天荒 党中央九常委“睡一晚上安稳觉儿”

点击量:   时间:2017-06-01 02:01:33

面临全面社会危机又值中共十八大召开前不到一年的特殊敏感期,乌坎事件表面得以妥善处理,至少给了焦头烂额的北京最高层松口气的机会未经证实的消息说:政治局为庆贺来自广东的好消息,破天荒地推迟了一次常委碰头会,以便让九常委“睡一晚上安稳觉儿” 此前,负责维稳的常委周永康已经布置广东武警部队,随时准备开进乌坎村“平暴”如果“平暴”发生且“成功”,胡温不仅要最后检讨纵容汪洋之过,十八大高层人事布局也将推倒重来 郑雁雄曾被寄予厚望 乌坎村是广东汕尾市下辖陆丰市(县级)的一个村子,在发生群体抗争之前,它如数百万个中国村庄一样默默无闻同样,广东汕尾市委书记郑雁雄在狗尾续貂的中国官场,也算不上人物,尽管其已至正厅(地)级在处理汕尾“九‧二一事件”乌坎村民暴力抗争、维护土地权益案时,郑雁雄可谓暴得大名,成为全球关注的人物,尽管当初他的政法打击与宣传威慑现在已经被全盘否定 汕尾是广东的落后地区,汪洋从重庆调任广东不到一年(○九年八月)就去汕尾考察,要求汕尾五到十年赶上广东平均水平汕尾市很快制定了一个称为《汕尾市“砍尾”行动纲要》的文件,声称“两年砍掉经济指标四大尾巴,三年消除经济社会发展末位”一个月后,具有团派背景的郑雁雄从汕尾市委副书记兼政法委书记职务上转任代市长,而后经人大程序选为市长就在乌坎事件爆发之前,郑雁雄被任命为市委书记 乌坎事件从村民长期反映村干部经济问题与土地权益遭侵,到被官方指责的“过激行为”,郑雁雄负有不可推御的责任据广东一位副省级官员透露:其一,郑雁雄任汕尾纪委书记两年(○五年一月至○六年十二月)期间,他亲自批阅的乌坎村民告状信不下三十封,“但均没给出个清楚答覆,更不用说解决方案”;其二,郑雁雄任政法委书记(○六年十二月)后全力配合市委书记戎铁文,而戎铁文的利益集团与在汕尾征地的港商有着十分密切的商业往来 戎铁文起家于广东揭阳市惠来县,惠来是著名侨乡揭阳与汕尾接壤且均属粤东地理范畴,因此,戎铁文被视为粤东帮帮主并不奇怪在“九‧二一事件”之前,他被汪洋免去汕尾市委书记,调任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等于閒挂起来 作为汪洋看好的苗子(尤其是团派的“六○后”),郑雁雄不仅夹在广东地方势力与汪洋之间,而且还夹在了中央的团派与维稳系之间有未经证实的消息说:维稳系希望借“平暴”之机毁掉汪洋政治前途,“中央政法委的一位副书记不顾级别之差,在去年十二月上旬与郑雁雄通话,要郑公开表态时,将乌坎事件定性为敌对势力操纵” 政治定性的升级版本 在去年十二月十日下午的汕尾市政府新闻发布会上,郑雁雄与陆丰市常务副市长邱晋雄对外作情况通报郑雁雄一方面按政法手腕与宣传策略宣布五个首要打砸分子被刑拘;另一方面很委婉地将北京维稳系要求的“敌对势力”定性表达为:“有境外势力对今次事件推波助澜,致使已平息的事件又趋严重,改变了事件的性质” 尽管郑雁雄的表态已经相当谨慎,但还是激起了村民的进一步反抗中央政治局专门就事态召开常委碰头会,有常委带来体制内学者、人民大学的一位政治学教授的批评意见后者称:“不能一说‘势力’就是‘境外’,一说‘境外’就是‘敌对’”但是,常委碰头会似乎并不曾理会该意见,而是按周永康的“平暴” 计划布置因此,国际舆论出现了大批军队调往乌坎的报导 广东省委专职副书记朱明国在受汪洋指派率工作组往乌坎处理第三波抗议时,仍坚持“平暴”作为最后手段因此,他在与村民代表谈判时说:“死心塌地为境内外势力利用,必当追究”按着朱明国的说法,郑雁雄所说的“境外势力”出现了升级版:其一,“境外”变成了“境内外”,显然是对周永康六月份讲话的一个学舌(彼时,周讲“汲取一些国家政权垮台教训,严防各种敌对势力破坏”);其二,是“势力”必“敌对”,只要与中共党权利益不一致必是“敌对势力” 胡锦涛表态全面挺汪洋 朱明国早于汪洋一年由海南省副省长职位上,调任重庆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局长由于朱明国是周永康看重的亲信,至今仍有副总警监警衔汪洋入主重庆,二人关系失谐,中央将朱明国调广东准备接任省长等到汪洋由重庆调广东之后,朱明国接任广东省长的希望变小,终于由朱小丹抢先一步在广东省委常委排名中,朱小丹原在朱明国之后 为了对十二月二十日上午的朱明国讲话纠偏,汪洋不得不求助于胡锦涛,希望不再讲“境内外敌势力”之类的刺激调门很快,在胡的授意下,其写作(智囊)班子在《人民日报》以“张铁”笔名发表时评文章《“乌坎转机”提示我们什么》,一方面肯定广东省委与村民谈判的工作方式及成果,另一方面全文只字不提 “敌对势力”,更无“境内外”之指接近胡的写作班子的消息人士透露:只要“平暴”没成为既成事实,汪洋就赢得了最大的胜利,广东在改革中“先试先行”的硬招牌就不会被摘掉,而且“乌坎转机”很可能成为第二个“小岗经验” 乌坎事件转机后,广东本地势力判断是“熊死猪活”,即郑雁雄与邱晋雄两个“熊”仕途中断,而率省委工作组处理乌坎事件的朱明国则会在汪洋进京后升任省长朱小丹则在转任省委书记后让出省长之职但是,朱明国对郑雁雄“境外势力”的两档升级成了他仕途的硬伤看来两个“朱”在仕途上,只能活一个了 开明与温和的民粹主义 最高党媒表扬广东的文章之所以署名“张铁”,实取“张贴”之谐音其既为否定朱明国的“失口”而向党内高层说帖,也是公布于舆论界而给体制内外精英的告示 上文提到的给政治局常委碰头会提意见的学者,最近发表谈话严厉批评地方政府处理群体事件时的政治化倾向,指地方政府动辄把维权民众当做“敌对势力” 的行为实属无知而其本质性含义则不言自明:周永康掌控的维稳系已经堕落为国家与人民的“敌对势力”,团派打出了开明与温和的民粹主义旗帜至于广东“二猪”中的朱明国仕途之死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