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海昏侯墓发掘领队释疑:盗墓贼为啥没得手(组图)

点击量:   时间:2018-02-04 13:02:43

发掘出的金器新华社发 发掘出的玉器新华社发 发掘出的铜火锅新华社发 海昏侯墓发掘领队杨军 核心提示:“刘贺和他夫人的墓相隔不远,由于天长日久,其夫人墓的封土上植被较多,导致刘贺墓看起来还没有其夫人的大,盗墓贼就对其夫人墓先下了手可能是因为发现不大,转过来再盗刘贺墓,但盗洞又打得不太对,打在了墓室中间,只造成了很小的破坏,而且盗洞又很快被老百姓发现并举报,我们接到举报后没有等第二天,而是当晚就赶了过去,真的是很幸运” 盗墓贼为啥没得手 南昌海昏侯墓还有哪些未解之谜公众固然已被以公斤或吨来计量的金银和铜币“亮瞎眼”,作为考古人最感兴趣的又是什么昨天下午,海昏侯墓发掘领队、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研究员杨军做客中原国学讲坛,以大量现场图片和生动的讲述,完整再现了海昏侯墓的发现、发掘过程,让很多关心这一近年最火考古项目的文博爱好者如临考古现场讲座结束后,杨军就很多公众感兴趣的话题接受了大河报记者的独家专访 现在看到的“只是冰山一角” 昨天下午,杨军的讲座不知不觉进行了3个多小时,比计划整整多出1个小时“我是有河南情结的”杨军笑言,上世纪90年代初,他正是在郑州参加了国家文物局举办的为期一年的考古领队培训,拿到了资格证,才正式开始领队生涯所以,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3月初在北京举办以来各地讲座邀约不断,但他只接受了北京和河南两地的邀请 经过半年的媒体轰炸,很多人都知道了海昏侯墓的一些情况,但杨军仍然给河南的文博爱好者带来了惊喜无论是汉代的火锅、冬虫夏草、外形奇特的蒸煮器,还是海昏侯刘贺的率性、朝廷的纠结,杨军讲得通俗易懂,引人入胜杨军坦言,自己和很多参加这次发掘的考古人的“职业生涯”已经注定要被改变,虽然已经进行了四五年的发掘,但整个海昏侯墓现在看到的东西“只是冰山一角”,可能需要几十年甚至两代考古人去整理研究 如今,海昏侯墓无疑是最耀眼的明星考古项目,不仅跻身中国社科院2015年考古六大新发现,还正在角逐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这或许是很多考古人可遇不可求的,杨军坦言,自己这几年来一直处于兴奋与压力交织的状态“刚开始当然是兴奋的,汉墓十室九空,这里却基本没有遭到破坏,通过这个墓葬,你可以看到完整的汉代经济社会文化状况,一个风云动荡的大汉王朝的风貌,这非常有意思,也很有挑战性,它的工作量是巨大的,又在社会这么高的关注之下,所以也有压力我舒缓压力的方法,就是把它当成一个猜谜的过程,一个一个地揭秘,工作就会更有趣味,压力就变成动力了!”杨军说 未解之谜可能需要两代人去完成 大河报记者:确定墓主后,海昏侯墓还有哪些未解之谜您最关心的又是什么 杨军:谜还有很多,比如刘贺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竹简里面会不会发现改变我们目前历史认知的东西内棺发现了刘贺的私章,他做海昏侯和昌邑王的公章会不会也在等等不过我最关心的其实是海昏侯国的都城紫金城里的这些墓地、厢房等之间的方位关系、内涵,这个城是什么时候、什么原因而废,是因为洪水、地震还是瘟疫,我觉得这是最有魅力的,应该通过几年的努力可以搞清楚 大河报记者:内棺的清理进展如何还会有惊喜吗 杨军:内棺刚刚开始清理,肯定还会有惊喜,因为墓室坍塌了,1.36米的高度被压到了几十厘米,所以内棺清理必须在实验室进行现在墓地边上建起了一个4000平方米的保护房来进行清理,花了五六千万元,因为必须在温度、湿度可控的情况下工作,每提取一样东西,都要先进行三维、X光片、红外线、能谱扫描,并提取残留物检测材质,心中有数才能进一步行动,这个过程非常慢,工作量非常大 大河报记者:目前整个海昏侯墓主要做的工作是什么呢 杨军:一是经过五年的调查勘探,墓园的整体面貌很清楚了,但很多细节还没有研究整理,要继续精工细雕,彻底解释清楚比如墓区的很多建筑倒塌后只剩下瓦砾,这些需要复原并研究,也要给公众展示 二是主墓内棺已经移进了实验室,但是主墓的底板下面还没有搞清楚,我们要了解修墓之前底部是什么样子,底板下面会不会还有祭祀的东西还有7号陪葬墓,别的陪葬墓都是南北朝向,它是东西向,我们正准备发掘,搞清楚它是怎么回事 三是对大量铜器、玉器还有竹简的清理研究,这个工作量非常大,可能要花十几年才能完成,但也一定会有惊人的发现你看长沙马王堆的竹简到现在还在清理,海昏侯墓的东西都消化完,可能需要两代人去完成 这个墓葬有很多幸运之处 大河报记者:很多人好奇,为何盗墓贼发现了这座墓却没有得手 杨军:这个墓葬冥冥之中有很多幸运之处刘贺和他夫人的墓相隔不远,由于天长日久,其夫人墓的封土上植被较多,导致刘贺墓看起来还没有其夫人的大,盗墓贼就对其夫人墓先下了手可能是因为发现不大,转过来再盗刘贺墓,但盗洞又打得不太对,打在了墓室中间,只造成了很小的破坏,而且盗洞又很快被老百姓发现并举报,我们接到举报后没有等第二天,而是当晚就赶了过去,真的是很幸运 除了现代的这一拨盗贼,五代时期也有一拨盗贼试图盗掘刘贺墓,打穿了墓室西北角的衣笥库(放衣服的地方),把衣服拿走了,箱子扔在衣笥库里,但对我们来说,这个留有文字的箱子恰恰价值很高,上面的字让我们确认了墓主做过海昏侯,而只有刘贺既当过昌邑王又当过海昏侯,墓主身份基本确定 这拨盗墓贼为何没有进一步盗掘呢这是因为刘贺下葬后约300年,附近的鄱阳湖发生了一次大地震,地下水位上升,墓室都泡进了水里这一方面使得墓葬里的很多东西比如木漆器得到了很好的保存,另一方面,当时的盗贼根本不可能完成水下盗掘即使在今天,我们也是动用了大量高科技手段才能够发掘清理这座墓葬 考古研究不能待在象牙塔里 大河报记者:在发掘还没有完成的情况下先后在南昌和北京办展览,似乎开了考古界先河,为什么要这样做 杨军:考古研究活动不能待在象牙塔里,必须把研究成果让公众知道,公众有参与权,通过参与也可以更好地促进文物保护,达到良性互动我们去年底把一些发现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就是想让大家来参与,那段时间媒体每天狂轰滥炸,我们的考古没有秘密可言,你也不能有任何失误,否则有问题媒体马上就公布出来了,所以这是一把双刃剑,要求我们的发掘水平更高,更精细但考古人恐怕要习惯在镁光灯和摄像头下工作,不能因为对工作有一定影响就不向公众公布,让公众在欣赏文物的过程和互动中不知不觉地了解考古了解文化,这恐怕是考古学真正要做的一件事,否则你研究干吗呢当然,我们是在给文物做好保护的前提下,能展示的尽量展示,不能的就坚决不展示,在北京的展览我们也做好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