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分析:英国与欧盟博弈小胜常有 但比赛永无尽头

点击量:   时间:2019-07-08 13:15:00

路透布鲁塞尔6月21日 - 英国与欧洲协商的胜利总是短暂,这种情况由来已久 在过去40年,英国在重新协商成员国条款方面屡战屡败,历任政府总是在宣布胜利后才发现,问题仍未解决 当英国首相卡梅伦再次提出目标,要在本周的欧盟峰会上给重新协商进程画上句号时,其他27个欧盟成员国可能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他承诺在2017年底之前举行公投 “如果这次公投真的解决了英国与欧洲之间的关系问题,那才叫奇怪,”一位了解讨论情况的欧洲高级外交官员称“单一民族的独立国家是个十分陈旧的概念,也许英国还没有充分认识到,它可能已有些过时了” 欧盟各国政府或布鲁塞尔官员中几乎没有人认为,英国民众最后会冒险投票脱离欧盟,无论一些人感觉,与来自欧洲大陆的陌生人身处同一群体中是多么的不舒服 不过很多欧盟伙伴国质疑,即将进行的磋商和公投能否彻底解决问题的确,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就并未让这件事离开议事日程 “公投的一大谎言是具有决定性,”英国欧洲事务部前部长麦克希恩(Denis MacShane)称他写有“英退:英国将怎样离开欧洲”一书 1974年,英国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EEC)刚一年多,当时的工党首相Harold Wilson就寻求重新协商其保守党前任所接受的加入EEC条件,并寻求让选民来决定是否继续留在EEC 当时像现在一样,这个话题主要是为了维护执政党的团结,重点并不在于会员条款 在1975年公投前向家庭发放的小册子中,Wilson政府声称,“经过漫长与艰苦的谈判”,才得到“英国在欧洲的新待遇” 其中以极小的字体写着,英国将进口更多欧洲经济共同体廉价的糖和新西兰乳制品,并有权不对基本食物征收增值税 针对一项回荡了几十年的问题,时任政府表示英国必须维持与欧洲伙伴之间的固定汇率的”威胁“消除政府声称通过“修正机制”从共同预算中争取到了更多资金,不过该机制从未被触发 英国人以67.1%的票数决定留在欧洲经济共同体但工党最终因欧洲问题而走向分裂,几位知名的亲欧洲者退党并组建了社会民主党,而剩下的工党则在1983年大选中失败,当时工党承诺要退出欧盟 这些争论的害处值得回顾一下工党左派人士Michael Foot在1975年公投前表示,“英国议会制度因EEC问题而成为笑料和无法运转就好像我们(在下议院)放了把火,与希特勒在国会纵火如出一辙” Wilson的重新协商和公投取得压倒式胜利,但并非一劳永逸 从1980年开始,保守党的玛格丽特·撒切尔就把争取从欧盟预算中长期获得年度回扣作为欧洲政策重心,喊出了“还我钱来”的口号,威胁阻挠所有欧盟事务 1984年,英国得以每年从向欧盟上交的支持资金中得到一定的返还,因当时四分之三的支出都流向共同农业政策,而英国当时作为较贫困的成员国之一,并未从农业补贴中受益太多,因为其农业规模较小 撒切尔夫人的协商成果为大幅推进欧盟历史上的主权集中,以建立欧洲内部市场扫清了道路,各项商业和环境监管规则得以确立 到1990年撒切尔的首相任期结束时,她所在的保守党在欧盟一体化的问题上严重分歧,丝毫不逊于工党 撒切尔夫人不情愿地接受英镑加入欧洲汇率机制,以限制英镑兑其他欧盟货币的波动但撒切尔强烈反对让欧洲工人获得一些她在英国国内已经取消的社会权利;她对加强欧洲一体化的敌对直接导致她下台 或许协商进程中最能体现英国自大的一个事例就是,1991年马斯特里赫特峰会上英国获准选择不参加单一货币后,首相约翰·梅杰宣布英国赢得了“局点、盘点和赛点” 梅杰还将英国置于欧洲申根签证国家之外,并保留英国不参加欧洲警察和司法事务合作的权利 梅杰说服他自己,虽然欧洲可以达成货币联盟的条约,但永远不会实现真正的货币联盟他表示,货币联盟的想法跟“祈雨舞一样古怪,而且效果也差不多相同” 而当欧元区确实成立后,梅杰的继任者--前英国首相布莱尔在2000年代初曾希望英国加入欧元区,但当时遭到财政部长和公众的反对而作罢 最近,卡梅伦首相领导的英国在2011年未能否决欧洲财政协定之后,决定不参加该协定,并且未加入欧洲银行业联盟 现在,卡梅伦寻求让英国不受实现“更紧密联盟”这一条约目标的辖制,以及获得能够不让欧洲移民工人享受福利的更大操作空间,并保护英国金融服务业不受到欧元区试图不顾英国意愿实施更严格监管的影响 卡梅伦曾表示,如果这种新的解决方案在公投中得到选民支持,那么欧盟问题将被留给后人去解决 “可以肯定的是,除非公投结果支持‘英国脱离欧盟’,否则即将举行的公投,将和1975年非常像,不能解决这些问题,”智库Bruegel的访问学者Emmanuel Mourlon-Druol在一篇文章中写道(完) (编译 王丽鑫/张涛/李爽/杜明霞;审校 徐文焰/龚芳/王颖/高琦)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