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美媒驻京记者:我在北京被黑了

点击量:   时间:2017-05-06 14:03:55

《纽约时报》记者:我在北京被黑了 《纽约时报》记者Andrew Jacobs在文章中说,他的同事和朋友们连续几周埋怨他不回他们的电子邮件,可他压根儿就没收到过那些邮件 他说他的电子邮件系统几乎每天都会崩溃直到他的全部联系人第二次莫名其妙消失后,他开始怀疑这种崩溃的性质,并开始调查和改进他的邮箱设置调查中他发现,他的来信一直被转发到一个陌生的电子邮件地址,而他认为这个陌生的电邮地址,很可能是某个入侵他邮箱的人在转发设置中输入的他在中国受到黑客攻击了 Jacobs说,与盗取银行账户密码和窥探隐私的那些恶意软件不同,这类攻击看起来是更像是传统间谍行动 多伦多大学的反网络侦测研究结果暴露了一系列在100多个国家的电脑中偷窃文件和信件的电子间谍行为这些间谍行为有一些共性:其中很多来自于位于中国境内的电脑,这些黑客似乎对印度国防部、西藏人权行动支持者、达赖喇嘛和负责报导中国大陆和台湾消息的外国记者们有着特殊的兴趣 虽然作者谨慎地未在报告中对中国进行谴责,但报告的潜台词并不难解读:中国存在一个网络流氓——可能是个人也可能是政府机构——正使用黑客手段监视和偷窃别国的网络信息 虽然中共对外国记者的监视和操纵由来已久,但黑客攻击的方式意味着中共管控在华工作和生活的400多名外国记者的历史又进入了新的阶段 《时代》杂志驻华记者: 在中国防火墙内的生活 《时代》杂志驻华记者Hannah Beech说,她发给在印度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新当选的领袖洛桑的一封电子邮件被篡改,开头是她曾经写过的话,接着,字体改变了,英文也不流畅洛桑很警觉,认为这封邮件和中文附件都不是她发的但洛桑想告诉Beech有人入侵了她的工作邮箱,于是按下“回覆”但是,洛桑还没有开始写这封警告信的时候,就发现他回覆的人不是Beech,在“发送给”那里写的是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一位私人秘书,Beech的电子邮件又被特地设计为用来向其他用户传播病毒,以造成最大限度的混乱 Beech说,不仅防火长城屏蔽了Facebook、Twitter、Youtube 或 Blogspot这些网站更令人不安的是意识到你所敲击的一字一句都可能被监控,你发出的每一封信、发表的每一篇帖子都可能被渗透Beech说,即使电脑连上了VPN――以收费方式让用户绕过防火长城的虚拟专用网络――在北京的公寓,她还是上不了Facebook和其它被墙网站(即,被防火墙封锁的网站)(在公司里的手提电脑可以上,不过到了天安门大屠杀的周年纪念或其它敏感日子的时候,某些网站也上不去)这种干预的结果是好奇心被磨钝了 今年8月,网络安全科技公司McAfee发表了关于“暗鼠行动”的细节,在五年的时间里有近70个大型电脑网络被入侵,包括隶属于美国政府、中华民国政府、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和美联社的网络网络安全专家猜测除了中国,没有其它组织有此能力,又对这些目标感兴趣不过北京否认了所有的指控 如果你收到我的邮件 当心哦 Beech 认为,中国的网民已经有5亿之多,他们当中的大多数上网并不是要挑起政治暴乱和世界上其他人一样,他们在网上干的没什么不同:上约会网站、玩游戏、看色情图片Twitter是被屏蔽了,但是国内的类似的新浪微博已经有了2亿用户然而,北京坚持这种网络控制方式,更像古巴或北韩 今年夏天,北京开始要求提供免费wifi网络的咖啡店和其它地方要安装监控软件,这样警察就可以查看到信息 对中国网民来说,在几个小时(或几秒内),当审查机器还没有来及启动的时候,微博就是自由信息的关键交流场所,正如7月的高铁撞车事故和后来官方想要掩盖事实时出现的情况但是现在,新浪微博和中国的社交媒体网站成了政府镇压的新目标最近几个星期,中共官员们视察了新浪微博的办公室,提醒员工们要尽爱国责任今年成立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上个月警告网民们不要在网上散布“恶性谣言”政治局也在谈“文化改革” 这些意味着中共当局可能会对未来的互联网加大控制――也可能会让网络窥视更加猖獗Beech感叹地说:“如果你收到我发来的邮件,当心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