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江苏继温州后爆发民间融资跑路潮 泡沫被吹破

点击量:   时间:2017-11-03 06:01:13

今年9月以来发生在浙江温州的企业主“跑路”风潮如今已蔓延到了江苏近来,江苏媒体接连曝出多起涉嫌非法集资、携款跑路的事件,均由民间融资引起   面对这些异常活跃的民间融资行为,相关部门在其运行规则、利率标准、风险防范等方面却往往监管不能到位,存在着很大的风险面对接连不断的跑路风潮,我们该做哪些反思,民间资本的出路究竟在哪里   最近,镇江句容市后白镇居民王某,以开办工厂的名义,向同镇38户居民借款1000余万元,并承诺每月向每人支付2%到3%的利息,随后全家携款离开,这让借了钱给他的人们焦急万分:   债主:(借钱的时候有没有说有什么利息)他说了给利息的,2分利息,有2分利息,有3分利息(是每个月吗)是的,但是他没有给,他把钱拿到就跑了   同样在在连云港市墟沟,某幼儿园园长以开办幼儿园的名义向80多名学生家长借款2000余万,随后便不见踪影,他向家长承诺的利息支付方式是可以免去孩子的学费   学生家长:他现在借了钱就跑了,我借的少,借了大概十几万块钱(你借他钱他要给利息的吧)不要给利息,就是我们家小孩在里面上学不要给学费了   目前,这些借款人都已前往当地公安机关报案温州人徐先生在南京从事民间借贷生意已有5年,他告诉记者,这类非法集资、携款跑路事件的发生与活跃的民间融资市场有直接关系   徐先生:我有个同学,也是做这一行,他在银行用房子抵押,贷了一年才贷下来,而你去典当行,人家手续很快的,做个交接,把房子过一下,第三方签个字(所以很多人愿意走民间借贷这个)嗯,快,民间借贷一般都是针对中小企业   国家规定,公民间借款利息不得超过银行利率的4倍,但南京市面上民间借贷实际的利息远高于此记者采访了37家所谓的贷款公司和个人,月利息在5%的占 14家,6%的有10家,最高的一家达到12%,这些人在在交付借款时会把利息从本金中扣去,然后在借款合同上写上本金金额和国家规定范围内的利息   对此,南京杰仁律师事务所律师田茂通律师认为,国内对公民个人之间的民间借贷是允许的,而对注册在册的小额贷款公司也给予了发放贷款的权利,但不允许从民间吸取资金可是,中小型企业对民间资金又有迫切的需要,这样一来,必然导致一些金融机构打法律擦边球,导致一些违法事件发生,而法律监管在这一块实施难度很大:   田茂通律师:小额贷款公司是刚出来的,达到一定条件的,他可以对外贷款,但是不允许吸收存款,对存款没有放开,(民间借贷现在国家有没有什么部门来监管)没有,民间借贷不是监管范围,这个东西很难监管,只要不申报,你怎么监管,谁又知道这个事   2010年5月13号,国务院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其中第十二条明确规定,加强对民间投资的服务、指导和规范管理构建民间资金规范、有序的流动渠道,老百姓手里的钱才能多一些流动的方向,抵抗非法集资的诱惑,民营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的发展也会迎来新的契机 温商自述:温州遭遇的不是金融危机是信任危机 图为陈志国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接到的短信   在温州商人陈志国看来,温州中小企业的状况本来要比外界的传闻好很多但现在,他已经明显感觉到,因为一些企业老板跑路的消息被放大,温商遇到了前所未有的信任危机   10月中旬的温州,气温比北京略高一些,但最高不超过26摄氏度,还是“温”州   温州人给外界的印象非常高调,但这个城市并不张扬:温州永强机场只有两层楼规模,行李传送带只有3条;路面上车来车往,没到上下班时间,并不堵车,传说中各地高档豪宅售楼处门前的“浙C”车牌的豪车也不多见;沿街的建筑除鹤立鸡群的世贸中心,几乎没有超过100米的,即使是有“温州金融街”之称的车站大道,整体看,与中国其他二线城市没什么不同惟一明显的区别是,这里的银行、担保公司、寄售行、典当行格外多,尤其是银行,一个十字路口、一条街道,六七家银行很普遍,常见   的中建工农四大国有银行,京城不常见的浙商、稠州等中小银行,可以说是应有尽有当地的出租司机说:“你能在国内看到的银行这里几乎都有,这都是当年争着抢着给温州商人送钱来的”   关于温州商人,外界流传着很多他们的故事和传说   故事一:“我,1000万”“我,1600万”“我,2000万”这只是几个温州商人的普通饭局窗外阳光明媚,喝着清茶,谈笑间,2个亿的资金已筹集完毕   故事二:“这张800万、”“这张1000万、”“这张1200万,”纸条摆了一桌子,温州商人焦急地问律师:“这些钱,您帮我想想办法,我怎么才能尽快收回来”   流传着这两类截然不同的传说的分水岭是:温州数十家企业老板跑路消息的曝光   温商群体   “更多的老板活得好好的”   记者见到陈志国是在10月中旬的下午 “是有跑路的、跳楼的,但大多像我们一样活得好好的温商的构成主要是做实业的华侨和全国各地的温商,这个群体并未受到影响”伴随着窗外机器飞转的轰鸣声,陈志国把手一摊说   陈志国,温州一家新型材料制造厂的董事长一米八左右,戴黑框眼镜,蓝底花衬衫别在黑裤子里,露出爱马仕腰带经典的金色大“H”商标微卷的头发上抹着发膜,皮鞋擦得锃亮,手机用的是Iphone4,这副“潮”范儿,加上身材匀称,让他看起来只有40岁左右   他的儿子小陈告诉记者,他父亲50多了,喜欢时尚、喜欢看湖南卫视的“超女”、“快男”,还经常有一些惊人举动曾经有一段时间,陈志国把镜片都抠了,天天戴着一副空镜框上班、谈生意   陈志国是温州瑞安人,兄弟姐妹六个都做生意,开了十几家工厂,是典型的“温商”家族在这次地方性金融风波中,一直坚持做好主业的陈氏家族并未受影响   “我哥哥姐姐他们都不炒房、玩高利贷,就我有一些,但也因为去年我们开始筹划公司创业板上市,基本把"外面的钱"都收回来了以前,我还劝他们搞一些、赚一些钱呢,现在,很庆幸他们没有掺和进来”   陈志国所说的“外面的钱”,就是指在外面炒房、民间借贷的资金   温州传统   夫妻借贷也要“息”   民间借贷,对于温州人来说,早已是一种常见的“理财方式”   温州民间借贷究竟有多少年的历史作为温州本地人,陈志国的记忆中,祖父辈就有民间借贷,不过那时多在亲戚、老乡间进行,利息也低在温州,民间借贷就跟吃饭、睡觉一样,是很多人一种不可或缺的生活和理财方式   “有贷就有息”,包括夫妻、父子、兄弟之间,温州人民间借贷还钱时都会主动按规矩还息这一点,在陈志国家也不例外   温州女人结婚后,先生做生意,女人也绝不闲着,大多自己开厂或炒房陈志国的太太开了一家轮胎厂,生意很好陈志国有时需要资金周转,和太太借钱也要按时付息只不过,利息会较民间借贷低许多,和银行的贷款利率相差不多   父辈的生意理念耳濡目染传地给了下一代小陈坦承:向父亲借钱,也会按规矩付给爸爸利息“我有一个朋友,上学的时候就和爸爸借钱,然后再放贷出去比如他以一分的息从爸爸那里借到钱,会以2分的息贷出去,自己从中获利”小陈说   从陈志国和小陈的言谈中,记者总能感觉到那些世代相传、强大的商业力量如果认识到这股无形中笼罩在这个城市上空的力量,就不难理解温州民间借贷盛行的深层次原因   所谓刀款 一个“老高”150个债主   在温州,跑路的、跳楼的人基本都是借了“刀款”的   “刀款”是当地人对民间借贷中高利贷的称呼“刀款”月息最高的达到1毛5,比如,一万元钱放出去,一天的利息就是50元,一年的收益高达180%   “几年前,我们就说那些现在跑路、跳楼的,早晚要跑、要跳,因为他们不务正业、高消费,还很贪婪”陈志国回想当初民间借贷的疯狂情景时说   陈志国记得,最疯狂的时候,都是大家追着给“老高”钱“老高”当然不姓高,而是当地人对民间“高利贷”放贷人的称谓   “我有个朋友,是个有名的"老高"那时,谁要能把钱给到这个朋友,会觉得是特别荣幸”陈志国说,有人粗算过这个朋友的债权人,多达150多人因此,对于老高们来说,一个晚上几个电话,筹到一两个亿不是天方夜谭,朋友再把这些钱用到炒房、高利贷上   然而,就在利息不断攀升的同时,因为限购政策,房地产市场日趋冷淡,房价开始走低,而银行的钱也越来越难贷陈志国身边一些朋友,先从银行贷了款,到期时没钱,只能借了高利贷还银行的钱,想着从银行再贷出来钱还高利贷但随着银行银根紧缩,很多人贷不出钱了,只好再去拆借,高利贷的利息越滚越高   “很多人没想到这次调控时间这么长”陈志国说,不少人买的房子短期根本转不出去,或者利润没有原先预计得那么高最终,资金链断裂了   恐慌传递 24小时不能关机   对于引发外界震惊的“多家老板跑路”,陈志国早先并没有太在意,因为在温州,跑路的、跳楼的现象以前就有,并不算什么新鲜事儿   从今年四五月份,陈志国身边就开始有人跑路了,让他开始警觉起来的是一个电话   “一天,一个朋友给我打电话,说"我现在很好,没有跑路"怎么回事后来才知道,前一段时间,他去香港玩了3天,手机关机了等回来一看,厂里的办公室坐满了人,有银行的、有要债的、还有供货商……所有人都以为他跑路了呢,赶紧来要账,甚至还有人准备把厂里的设备搬走这个朋友回来后就急忙给周边的人打电话一一解释,但还是有许多人不相信他,天天催着他还账我心想,以后甭管去哪儿,千万别关机”   从那以后,陈志国就开始24小时开机,以避免类似的跑路传闻   24小时不关机的结果是,陈志国的电话、短信从此一直未断无论出门在外,还是在厂子里,他都必须随时带着充电器   打破平日宁静的不仅是不能关机,还有进一步的信任的崩溃   陈志国发现,仅仅几个月前,熟人之间借款,一两千万的额度,打个电话就从卡里打过去了而现在,哪怕只有200万的额度,都需要打个条子、写个字据   “昨天,有一个朋友还和我说,他在合肥向当地一家银行借款,几百万都借不到,而以前几千万都很容易怎么会这样”陈志国话语里也有了些对未来的担心   债主上门 “别打了,他才欠你600万,欠我2000万呢”   在温州,民间借贷之发达,不仅是一条链,更是一个网当一个网眼出现破损时,产生的裂变反应就是信任危机   陈志国解释说,B把钱借给了A,当然,B的钱也不都是他的,可能是从5到10个C那里拿的,而每个C背后又可能有5到10个D……这样一级一级筹资,每一级又可能互相有交叉这样,只要这个网状结构的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影响的就是一大片“所以,有一个人跑路,相熟不相熟的都人心惶惶的”   “陈总,您知道我的为人,我现在真的没办法欠我哥哥钱的人跑路了,我在我哥哥那儿的钱也不方便要,您的钱看能否缓一缓某某谢”这是陈志国和记者聊天时,一个债务人刚刚发来的短信   这段时间,这类短信司空见惯除了还债的短信,还有一种是求救电话   10月初,陈志国就接到一个十万火急的电话:“陈总,救救我!”电话那头喊救命的人既是陈志国的邻居,也是他的朋友和债务人原来,邻居欠了别人600万元,到期未还,债主找上门来,一顿爆揍陈志国接到电话,立刻报了警,随后赶至邻居家   “我和要债的人说,你别打了,他才欠你600万,他还欠我2000万呢你要把他打跑了,咱们谁的钱也拿不到我报警了,你赶紧走吧”在陈志国的极力劝说下,要债的人才放了手   一说起这些事情,陈志国就对那些跑路、跳楼的人颇有意见:“你跑什么、跳什么呀当初有钱时,住豪宅、开豪车,吃鲍鱼、喝拉菲的,没钱了,你一跑、一跳了事,扔下一堆烂摊子,太不像话了!”   温州真相 仍然是歌照唱舞照跳   “温州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不是金融危机,而是信任危机”陈志国说   温州到底有多少老板跑路公开的数据是:90多家   陈志国有自己的看法:“温州有36万中小企业,跑了90多个,比例是十万分之几,实际经济影响应该是不大你晚上到KTV看看去,还是歌照唱舞照跳,这些老板还有心情唱歌,说明日子过得还不算坏,但它带给人们的恐慌是可怕的一些跑路的人,破坏了温州自己人之间、及外部的信任” 曾经构成温州民间借贷基础的人情,如今也因此而变得不堪一击   “一个朋友因为要更新机械设备,把工厂里的旧设备都搬出去准备运走谁想被外人看到,拍了一张照片发到了微博上第二天,银行、债主、供货商忽地一下子都来了,都问是不是要变卖设备,准备跑路”   几天前发生的这件事情让陈志国感到震惊:“没问题的,也有问题了人们对温州商人的信任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一个极端”   “不过,温州人的自愈能力是很强的温州民间资本的基础是华侨和全国各地的温商,目前,这个基础没有倒,另外,温州人重情义、守信用的观念也没有变,所以,温州的民间借贷通过这次风波,如果能够有政府引导,做到更透明、更有序,以后还是没问题的”陈志国担心的同时,又充满希望   让他充满希望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他的那个挨过爆揍、欠他2000多万的朋友到现在也没有跑,还在努力想办法还钱   陈志国现在让工厂的财务每天都发这样的信息:基本户N元、一般户X元、个人卡Y元、现金Z元“一方面,我要通过这些了解我的资金状况,另一方面,我也会根据资金状况,去寻找合适的投资机会我现在的账上有5000多万,还有银行1个多亿的授信,收购、参股一些中小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