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党校洗脑班解体 曾向原信访局副局长注射不明药

点击量:   时间:2017-12-04 07:04:44

二零一一年十月七日晚九点,河北省涞水县地税局退休会计、现负责物业管理的刘永志来敲法轮功学员刘金英的门,说查水表刘金英说:“这么晚,明天不行吗”她考虑刘永志夏天摔折腿、拄双拐,行走不便,就把门打开了 门刚开,突然从门侧闪进一凶神恶煞般的小伙子,却不见刘永志进屋,随即又闯进几个人,其中两人扭住刘金英左、右臂,另一人快速给她照相,同时连她的女儿一起恐吓:“你们都别动!”还有几人到卧室乱窜这些人身穿便服,没有出示任何证件刘金英质问他们:“你们是干什么的”一人回答:“警察”刘金英要求看这些人的证件和搜查证,他们不让看,一个女的说:搜查证一会就拿过来了 这群人就连最基本的法律程序都不懂,谁还会相信他们是警察刘金英开始大喊:“刘永志!你不是说查水表吗你哪去了”四个恶人每人抓住她的一只手脚,拖出家门,塞上黑车,拉到刑警大队非法关押 在河北省涞水县公安刑警大队 刘金英被戴上手铐,警察令她坐铁椅子,她不配合,坐在了办公椅上屋里人都是穿的特警服,大多没有警号六个人开始对她连夜非法审讯,刘金英拒不配合,一直喊着:“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高唱着大法歌曲:《为你而来》、《唤醒》、《得度》恶警们惊呆了,再想非法审问,刘金英就背《论语》,特警们说:“你背的太快了,我们听不清”她就放慢速度重复背《论语》,这些人认真的听,背完后,她就背《转法轮》上的内容给他们听第一批值班的走了,又上来一拨,还是零口供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到了八日,刘金英的一只手仍铐在椅子上,另一只手能动了她的手三次脱铐,又都被强行戴上她坚持绝食、绝水、零口供,被折磨了两宿一天,倒在了地上 九日早上,特警们想把刘金英直接送劳教所,石家庄劳教所不收,保定劳教所也不愿意要他们就用警车把她送到中共邪党涞水党校,把手铐打开离去 在中共涞水党校洗脑班 中共邪党涞水党校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十几年来,法轮功学员几百人次在那里受尽百般凌辱和酷刑折磨这党校犹如人间地狱,楼道里铁门紧锁,窗户上都被铁丝网封的死死的一个人大叫:“把刘金英放在一号床位,好监控” 中午过后,刘金英醒来,高喊:“法轮大法好!全世界都知道!”然后继续唱着大法歌曲《请与我毗邻而坐》,唱完歌就讲:“毛泽东三大战役杀了一百五十四万国民党军队,请问:国民党军队从何而来,他们是不是农民的孩子、工人子弟战争年代杀人,过去就过去了,共产党窃国夺权后,历次运动害死八千万中国人,现又迫害法轮功清朝康乾盛世,国泰民安,皇上微服私访,体察民情,承天意顺民心,哪来的信访局防范办现在共产党高喊和谐社会的同时,却把千万个家庭因修炼法轮大法而被迫害的家破人亡……”两个彪形大汉冲上前,连打刘金英耳光,打的她顺嘴流血,耳鸣头晕,直到昏迷过去 到晚上,一位妇幼闫护士用棉球给她擦了嘴里的血及脸上的泪痕,量血压高压180,法院一法官把刘金英扶起来,她意识模糊,认不出眼前还有一位相识的党校徐教授,也无能力说话了 十月十日早晨,刘金英能坐起来时,就开始炼功,突然闯进十几个人想阻止她炼功,她坚持继续炼几个人按住她,强行扒下她的外衣,在她的右肩注射了不明药物刘金英质问他们:“你们打的什么针我有知情权”没有人报药名,一男人说:“给你消炎的,怕你胃粘连”紧接着又被按住强行输液,大可乐瓶里不知装的什么药水,已很瘦的她躺在床上没有了一点反抗能力 十日下午,刘金英的老父亲(七十多岁,有心脏病)和弟弟去看她,老父亲见女儿憔悴成那样,流下了心酸的老泪,刘金英对弟弟说:“你们把我接回家,我就吃,这是非法监禁”父亲对她说:“孩子表个态吧,就能回家”刘金英哭了,合上眼,再也没说什么 晚上,她的肚子鼓的很大,叫醒护士小梁问:“你们给我打的什么针用的什么药”护士说是镇静的,她又问:“我几天不吃不喝了,肚子瘪的很,怎么输完液就鼓起这么高,而且一直在疼”小梁说:“你活动活动,吃些东西就好了”等护士睡着了,她坚持炼了一会功,感觉身体好了很多 十一日早晨,又换成姓靳的小护士来输液,她把昨天的药物反应说给小靳,回答说是有钾,刘金英说:“我以前输过有钾的药,只是胳膊疼,从没有过肚子鼓和疼啊” 十一日晚,县“六一零”、警察及护士把刘金英无条件的送回家 由于国际社会的声援和法轮功学员的集体正念反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