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德媒:温州的地下钱庄和不可预见的经济后果

点击量:   时间:2018-03-05 02:01:09

我们眼前的一家工厂大门紧闭,厂区内站着几名警察,他们负责厂房的安全保卫工作厂房有10层楼高,现在却空无一人这家名为新泰的工厂位于温州南部,原本是一家雇工数量达到3000人,每天生产5万副眼镜的大型工厂但现在这里却变得门窗紧闭,寂静无声厂主胡福林跑到美国一走了之留在这里的只有这家空旷的眼镜厂、大量没有拿到工资的职工以及合计成欧元高达1.6亿的债务 这在温州现在并不是个案破产潮已经浪袭位于中国东南沿海的这座城市从今年4月起,累计已经有90位厂主为了避债逃到国外还有3名企业主因绝望跳楼自杀危机的气氛蔓延得很快,一位21岁的青工说:"今年9月以来陆陆续续听说浙江比较多的企业家跑路以前我们经常去的餐馆也有突然关门的,一打听才知道老板跑了" 他身边的一位工友补充说:"我现在还处于失业状态我来了差不多15天了,现在招工的厂不多" 大量的工厂企业被债务淹没温州现在面临的比通常的经济危机要更为严重,在这里整个地下金融体系都崩溃了 如果中国一家中小型企业需要资金,不管对信贷方来说,还是对于只需要临时解决资金周转不畅的企业来说,这都是一个大麻烦即便这家企业的效益不错,银行也不会对其发放贷款因为北京方面要着力降低通货膨胀,所以强令银行减少贷款发放量受到这项行政指令影响最大的就是那些中小型企业为了解决资金问题,他们只好求助于地下钱庄 掌控地下钱庄的都是些什么人呢一家地下钱庄的老板邀请我们去温州一家茶馆的后院和他见面这名男子大约30岁上下,他手里捏着一支香烟,侃侃而谈他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实姓名,只让我们称其为"周先生""做民间借贷的都是自己的亲戚朋友一起凑的钱,没有去社会上吸引资金钱也是从银行贷款贷出来的,然后大家把钱凑在一起比如我从银行贷出来的是4厘,我借给你5厘6厘借也是借给相当好的朋友,因为民间借贷风险比较高,不知根知底不借的 " 周先生穿着一双黑色漆皮鞋,白衬衫上镶着金片手腕上戴的表也是金色的他说,他做地下钱庄的生意已经有好几年了虽然这种行当是非法的,但是地方官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提供的贷款利率一个月可以达到6%至8%,一年可以达到60%地下钱庄的业务全部建立在信任的基础上借贷双方之间常常连一纸借贷的契约都不会签周先生说,私人关系是唯一的保障,保证借出去的钱一定能在拿回来而这种生意往往都可以做成"当然也存在着想方设法通过朋友亲戚打入你整个圈子的败类,刚开始拿出10万、5万的搞的信誉很好,最后拿多了就耍赖的,这样的人也有叫几个朋友一起去要债的情况是有的,因为现在整个经济情况就这样,钱肯定还不出来叫两个朋友一起去要债,别人就说你绑架勒索,这种诬陷也是存在的" 很多负债累累的业主因为害怕债主上门讨债而跑路海外,这样的例子变得越来越多 如果经济还是像现在这样运行,地下钱庄的生意就会继续火热下去但是过去一段时间,中国出口型经济的盈利空间在逐渐萎缩现在薪酬的年增长率达到20%,原材料的价格也越来越贵,而人民币正在以年5%的速度升值这一切都导致中国的出口商品变得越来越贵虽然地下钱庄很长时间之内都起到了缓冲的作用,但是债务的漩涡却旋转得越来越快,还债的期限迟早会到来的 当越来越多的企业主无法支付债务的现实暴露之后,人们才注意到,地下钱庄的支脉已经变得四通八达单纯是在温州一地,非法贷款的总额就已经达到140亿欧元我们采访到的周先生说,20万中小型企业当中有三分之二都向地下钱庄借过钱大部分温州家庭都参与地下钱庄,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获得大幅盈利 企业破产潮出现之后,地下钱庄的财源也开始萎缩,因为谁也不原意再去冒这个险但这也刚好让形势变得更严重"现在中小企业融资就更难了可以说基本上融不到资了现在都开始卖田卖地,大家都把企业关了"周先生说,他自己及时地退出了钱庄的生意,这类买卖的风险实在太大了 现在可能出现的会是一套连锁反应一些小型地下钱庄主从银行借了贷款,然后以更高的利息向外借贷如果这些钱庄老板还不上银行的贷款,就必然造成这些正规的银行突然要面对一大堆坏账的局面还有不少以正规方式获得的贷款流入了高投机的房地产业现在在上海人们就听说,温州炒房团开始以低于市场价的价格出售房子,原因是这些温州老板们手上缺少现金了如果地下钱庄崩溃了,房地产的泡沫可能也要破裂了 谁也不知道中国地下钱庄借贷出去的钱究竟有多少据猜测全国范围内可能达到上千亿欧元,也就是说几万亿人民币 地下钱庄的危机直接触及到温州人的利益多年来无数温州人通过地下钱庄的生意足足实实地赚了不少钱而现在风水逆转,赢利的钱庄开始大面积亏损在温州城内,一位路人对我们说:"我有个朋友,他把钱借给他老婆的朋友,他老婆的朋友又把钱借给其他人,后来那个人一下子找不到了已经几个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