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死囚幸存者曝劳教黒幕:买卖犯人 打死人有指标

点击量:   时间:2017-06-05 11:02:26

今年7月,有超过1万5千名中国专家学者,联名疾呼中共当局废除劳动教养制度曾在文革中被以“反革命罪”判处死缓的赵振甲,以亲身经历向《看中国》揭露辽宁省关山子劳动教养院“死亡名额”下的血腥黒幕,呼吁废除劳教制度“承包者宁可打死你、折磨死你,也不让你活着跑出去如果一年一个大队没两个死亡名额怎么办管教干部就打死两个,顺便来个杀鸡儆猴!”赵振甲说 赵振甲以“反革命罪”被判死缓(照片由赵振甲从沈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获得) 1950年生的赵振甲,在文革时期因写文章批评文革和毛泽东,1974年被以“反革命罪”判处死缓1981出狱,1985年沈阳中级法院改判赵振甲无罪由于政府善后处理不公开始上访2000年因上访拦朱镕基的车,被辽宁省抚顺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决定劳动教养在2000年至2009年间,共被劳教5年赵振甲一开始被投入抚顺吴家斧子劳动教养院,因不服,后被送往辽宁省关山子劳动教养院 劳教所以交易方式买卖劳教人员 亲见活活打死人 位于辽宁省昌图县偏僻地区的关山子教养院,关押着全省形形色色的人,海外媒体曾经报导,超强度的苦役在此是家常便饭,其中以采石场苦役最为残酷劳教期满离开的人,很少能健康地离开,身体大多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损伤,对于活着离开的人,只能庆幸还能留着一条命 赵振甲说,辽宁的关山子劳动教养院特别黑暗,里头的劳教人员来自辽宁14个城市,“被以交易方式,一个人卖三百、伍百,连买个猪的价钱都不如向外界公布是人员调动,实际是交易购买” “我们这一批卖了二十几个,我也亲眼看到被打的半死,怎么打呢有打心脏内脏震伤,外伤看不出来,回到家没几天就死了的他们不怕死人,就怕跑人,跑人如同跑钱嘛!承包者宁可打死你、折磨死你,也不让你活着跑出去辽宁省抚顺市郭才、崔乐贤(访民)外号小抽等人,就是被活活打死,崔乐贤是我亲眼所见” “我在劳教所五年,亲身体验一年一个大队给2个死亡名额下的滋味国家给死亡名额意味什么就是做开山采石放炮这些高危作业,如果一年一个大队没两个死亡名额怎么办管教干部就打死两个,顺便来个杀鸡儆猴拿你人不当人,死了都给你报正常死亡” 维权信仰人士被送此劳教 形同进纳粹集中营 赵振甲表示,这里被劳教的学员,多数是小偷小抢的人,其余的,他估计约比三分之一少些的比例,则是上访维权的和法轮功人士 讲到此,赵振甲气愤地表示:“在中国就是共产党权大于法,老百姓上访反应国家问题有什么错政府杀人放火抢劫都可以,老百姓反应问题就犯法那法轮功又有什么错有自己的信仰不行吗这几年来我接触这些法轮功,都是心地善良的,我从抚顺教养院被转到关山教养院,法轮功的朋友还去看望我,我和他们结交不少朋友共产党现在就是一党独裁暴力不讲理,法律由党领导” 关山教养院里,法轮功学员占有一定比例海外媒体曾披露,2002年2月4日被发送去的一批法轮功学员共有27人,其中有的是大学生,有的是研究生 2002年2月被送去的大连法轮功学员陈勇就是在关山教养院惨遭酷刑而死当时把人送去的警察还说“不死都送不回来”媒体形容,去了关山教养院,如同进了纳粹集中营 上万专家学者联名呼吁:废除劳动教养制度 赵振甲说,在那里每天被强迫劳动超过12个小时,有时甚至3天3夜连续做工“有一次我挖沟,水已经要超过肚脐了,但是他们不说撤,谁也不敢上去,上去上面打死你,等管教说撤,才敢上去,拿你根本不当人” “政府对外宣传说,劳教所学员又用电脑又学技术,都是骗人的,是给外国人、国内外面的老百姓宣传用劳动教养院实行承包制,为了钱丧尽天良,干警谁能揽活,能完成院方的经济指标(赚钱),谁就当大队长,把人当牲口一样使用” “根据宪法和立法法的规定,中国劳动教养院是非法的,属非法剥夺人身自由的黑监狱”因为自己的亲身遭遇,赵振甲在网上呼吁废除劳教制度 2011年7月,有超过1万5千名的中国专家学者,联名发表公民建议稿,呼吁中共当局废除劳动教养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