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纽约时报》冒着巨大风险去探望陈光诚

点击量:   时间:2017-06-06 02:04:38

原文:Taking Big Risks to See a Chinese Dissident Under House Arrest 作者:《纽约时报》ANDREW JACOBS 发表:2011年10月18日 本文由“译者”志愿者翻译并校对 原文配图:图中即为陈光诚,从2010年9月他就被软禁陈光诚的支持者们拍摄 他们被木棒打、被看守扔石头、被追着跑有些人还被殴打、被抢劫,被扔到荒无人烟的农田里,身上既没有手机,也没有钱 自从那年,盲人律师陈光诚从监狱被释放后,立刻就被软禁在家,几位大胆的人一直试图绕过受雇的打手,穿过"封锁圈",接近这个位于东部省份山东的村庄外国记者们和欧洲的外交官们也试图去看他,但情况也好不到哪儿去 但最近的两周,这一小群试图去看他的访客们成了一场运动,人权组织说,全国有数十名仰慕者和活动者们开始了"东师古一日游"微博上的一系列消息让他们感到鼓舞,虽然这些消息经常会触发政府的审查机器,而且这些临时的维权活动家们和他们的网络支持者们还是不得其门而入 但是,他们的行动——自由光诚——正在让人们关注一名山东的党干部们多年来想要让其噤声的人,这也让北京不想让外界了解的法外施刑被曝露于聚光灯下 “我真不敢相信在我的祖国还发生着这么黑暗丑恶的事,我得亲眼看看”38岁的胡旭明(音)是一名电脑销售员,他这么解释他为什么会加入另外四名陌生人去看陈先生他们的汽车在一驶进东师古村的时候就遭到了袭击 这一运动也让那一小群坚持不懈的中国的人权倡导者们重新振作,他们在八个月前遭受的一场镇压中有数十人被拘押 这些天来,一些著名的作家和博主去了山东,而更广泛的学者、律师和作家们都加入了声援队伍,加重了这波少见的“公民不服从”的浪潮的分量 一位知名的异议人士胡佳最近刚刑满释放,他贴了一张自己戴墨镜、穿着上书“自由光诚”的T恤的照片中国社会科学院的历史学家雷颐写了一首诗颂扬陈(译注:原文:陈光诚虽然眼睛看不到光明,但是他的是心中一片光明;相反,很多人是眼睛能看到光明,但是心中却一片黑暗)经济学家和公共知识分子茅于轼则提示道,陈光诚遭受的错误对待会引发社会的不和谐 他写道:“他遭受了极大的困难,这对我们社会的公正造成很大的破坏” 本周,在一个流动剧场的演出中,北京的活动者们在山东多家企业办公室的门前拉出了一条横幅,控诉当局的行为损害了中国形象 在山东驻京办门口拉起的横幅 40岁的何培蓉说:“我认为这场活动已经进入了重要的新阶段”她是一名来自南京的人权倡导者,她已经四次前往山东――每一次都被殴打“这一次社会精英和媒体都在为了他而站出来” 试图探望陈的行动惊动党报《环球时报》,该报发表的一则评论打破了媒体的集体沉默39岁的陈光诚是一名自学成才的律师,在他曝光了山东的党干部们采用强制手段进行结扎和堕胎后,官员们被激怒了,去年9月份陈先生服满了51个月的刑期但他没有得到自由,而是全家都被隔离了起来 上周,在《环球时报》中文和英文的社论中,该报温柔地建议当地政府要提供关于陈的境况的信息,才能让这一事件“去政治化”其英文版社论中这么说,“封锁消息,希望那些疑问可以自己消失,只会导致更糟糕的后果” 《东方早报》抓住了这个之前不能报道的禁区出现的一丝裂缝,它也跟进并批评《环球时报》,说它对当地政府祭出“春秋笔法”,并对陈多有毁誉这一评论描述了当地官员多年来如何拘押、殴打、赶跑了想要接近陈的家乡的记者们“媒体只需要客观、全面地告诉公众‘陈光诚是谁'就可以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陈光诚先生曾经因为维护农民的权益而得到过国有媒体的关注,也曾经是“名人”他幼年时因为生病而双目失明,他帮助过残疾人赢得了公共福利,也帮助过村民们对抗非法土地征用但是在2005年,山东官员开始对他不可忍受,因为他想要为成千上万被强制进行计划生育的受害者讨回公道一年之后,在许多法律专家们认为是走过场的审判中,当地法院认为他犯了毁坏公物和聚众闹事、堵塞交通罪,而当时他已经被软禁了 自从他被释放后,他的妻子和小女儿就被关在家中,既没有电话,也没有互联网一群轮班的看守日夜在他家门外看着他 根据人权倡导者们所说的,陈先生和他的妻子,袁伟静今年早些时候都被毒打过,因为当地官员发现一段记录他们被拘押的视频被贴到了互联网上(见文末的 Youtube视频)一封从东师古村流传出来的信中说,当局后来没收了他们的电子设备和法律文件,让他们的房子断电,并把窗户上都封上铁条 那名南京的网络活动者何女士和一名朋友说,去年七月,官员们在村里建了一所房子,以便更容易地隔绝这家人,不过她说她也不清楚陈家是否已经被转移了 当地的警察们拒绝回答关于此案的任何问题 残疾人探访团 陈先生遭受的不公待遇和那些企图冲破封锁的人的遭遇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上周,这样的消息激励了一车五名残疾者从邻近的安徽省开车出发“我们只是想让陈光诚知道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46岁的周维林(音)说,他在一场工业事故中失去了一只手臂这个“残疾人探访团”没有被袭击,但是这些人也没有激发起看守们什么怜悯之心,这些看守们想偷走他们带给陈先生的牛奶,同时把他们推回到车里 多数的探访者们都说他们被无端地粗暴对待一名记者石玉(音)在他的博客上描绘了警察们如何强迫他乘坐的出租车驶离大路,然后又让一群人抢劫了他的钱包、手机和首饰 这些报道似乎都没有阻吓住最近一波的探访热潮45岁的徐志榕(音)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位,这位房地产顾问说他很害怕,但是决心在本周“直面这个邪恶的制度”虽然他认为他的探访也会无功而返,但他希望他可以激励其他人他在一次采访中说:“不能因为觉得没有希望就听之任之即使情况糟糕,我也会去,要么是陈光诚的情况得到改善,要么就是完全绝望” Shi Da 对本文有贡献 今年二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