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军情局解密戴笠档案洗污名 指挥印假钞乱日军金融

点击量:   时间:2017-10-04 03:01:38

首披露戴笠抗战情报手稿 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调查统计局(简称“军统局”)是早年国府最著名的情报机构之一,其“开山鼻祖”戴笠更是大名鼎鼎虽然他已去世65年,但有关其 “秘闻”的书籍至今仍可见诸两岸三地的书店,外界对其也褒贬不一作为军统的“后代”,台湾国防部军事情报局,日前公开了戴笠当年大量手稿,希望这些史料既能为“祖师爷”正名,也可洗脱该机构早年的“污名” 戴笠(1897年-1946年)是已故国民党主席蒋介石的浙江同乡,1938年创立军统局,1946年他在南京郊区坠机身亡后,军统局改为中央保密局抗战时期是戴笠个人成就及仕途最辉煌的日子,但由于情报工作的保密性,戴笠在军统局到底做过些什么,官方绝少披露日前,台湾国史馆与军情局合作首次解密部分历史档案,将分六册出版“戴笠史料”,内容全部是戴笠在抗战期间的手稿汇编首先出版的是“军情战报”、“经济作战”、“忠义救国军”,其中,在第二册“经济作战”中,展示了戴笠如何指挥印假钞搞乱日本统治区金融的多个手令另3册“中美合作所的成立”、“中美合作所的业务”及“军统局隶属组织机构”,可望年底面世 指挥印假钞搞乱日军金融 为何军情局选择此时公开尘封的资料呢负责戴笠史料整理的国史馆研究员吴淑凤认为,军情局是希望在辛亥百年时,对早年的情报历史做定位她透露,军情局从旧档中抽出戴笠的批示共59册交给国史馆扫描,再加上军情局的档案,总共约有1.5万页 “我们无意替戴笠说话,但作为戴笠、作为军情组织,他的出现也是军事现代化过程中很重要一环”国史馆长吕芳上表示,情报战也是一种战争,是军事组织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军统是从事秘密工作,不可能公开,他们(特工)没有横向联系,都是纵向联系(单线联系),因此要完整呈现这个情报组织,需要非常长的时间” 军统针对共军史料仍需保密 “就目前我们所掌握的材料,可以看到这些内容跟我们过去了解是不一样的,譬如外界讲军统一无是处,做见不得人的事,其实在对日抗战时,它是在进行另一种战争”吕芳上指出,虽然现在公开的离完整史料还差得很远,但毕竟开始了第一步“历史不是靠回忆及传说,而是靠真实材料来讲话” 军统当年一项重要工作,就是监控中共军队的动向,目前公布的3册史料中,并无这些内容吕芳上认为,任何政府都会先筛选史料,“如果与国家利益发生冲突的话,是会有所保密的”他说,军统在抗战时的情报工作非常广泛,除负责蒐集日、伪军情报外,也与外国进行情报合作,相信有部分是针对共军的,但他不肯透露另外3册“戴笠史料”中会否涉及到相关内容 “蒋已变成人但毛还是神” “我现在也在研究蒋介石跟毛泽东,发觉蒋其实是很幸运的,因为蒋已变成了‘人’,但毛现在还是‘神’”吕芳上直言大陆出版的一些历史书籍意识形态挂帅,“以前大陆讲辛亥革命,就定性为是资产阶级革命,现在已经不谈了其实这种讲法经不起时间考验” 历史止于1949逃避现实 中国社科院上月出版了36卷的《中华民国史》,主编的学者称前后花了30年时间作为历史学家,吕芳上则不以为然:“一套书出版要经过30年,你认为30年间的观念和思想会一样吗第一本是1981年出版的,它跟2011年出的书,观念会是一样吗”他指出,最近几本是讲抗战时期的,其中的观点已跟过去不同原因是大陆的政治生态已改变,以前大陆谈抗战史,说国民党不抗日,但现在已承认国军是在正面战场“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只讲到1949年为止,确实是没有面对现实,你总不能说中华民国史就到1949年吧!” 不让意识形态主导历史 “我们希望用正确的史料来厘清历史,大陆的人口那么多,受到中共的教育又是这么牢固,要改变这些观念是难上加难” 吕芳上认为,社会观念的改变,不是短时间的,虽然学术研究会因新的材料而改变过去的看法,但最慢的就是官僚教育机构,而课本对学生的影响最大,“我们不能祈求太多,只能一份史料说一份话现在台湾的史学界就是尽量出版相关材料,让历史资料去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