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冒官场之大不韪 衡阳被打副局长辞官归田

点击量:   时间:2018-02-02 09:03:42

  自称已经隐忍上司胡作非为三年多 对官场风云感到厌倦即将辞职但绝不与其妥协   ●我就要离开这个公务员队伍,但我一定会与这种人干到底,人一辈子能打倒一个贪官,就是胜利,就是反腐英雄   ●我当官就是为了研究腐败、反腐败   ●如今官场最大的问题就是一把手权力无限大,有的官没有真才实学,傻瓜都能当,全看后台硬不硬,有没有钱,放不放得下脸,懂不懂厚黑之道  ●我觉得能拉下万春生已经不容易了,很多时候你还没有把人家反下去,人家早就把你整下去了   副局长的未来:   开绿色食品公司   当律师为民请命   廖曜中辞职在即,而在辞职后,廖曜中的意愿是远离官场,成为一名开绿色食品公司的“农人”和一个为民请命的律师“农人”是廖曜中自己设立的概念,它比农民更加宽泛和高端,他生产更加环保、自然的农业产品,用科学的理念来管理农场和营销   事实上,廖曜中开绿色食品公司的计划并非心血来潮出生农村的他对于农学有着极其浓厚的兴趣,2009年和2011年,廖先后发表了两篇农学论文《我国农村发展中的几个基础性问题分析》、《现代农业发展模式新探》论文涉猎极广,关注耕地红线与粮食安全问题、农村土地污染与治理问题等   廖曜中的家在衡阳市经济开发区,面积有200多平方米,天台上种满了南瓜、丝瓜及各种蔬菜,他的汽车是一辆长安福特廖说,他当时买房的价格只要1500多元,房屋总价只要40多万元,但他还是贷款28万元买的房天台上种植的蔬菜,他除了自己食用外,多余的还能赠给亲戚朋友   创办农业公司,廖曜中认为自己的想法并不崇高,“我就是为了先让自己和家人吃得健康才做这个打算的,虽然我也很羡慕陶渊明,但我知道不可能找到桃花源现在,我已经和几个同学商量,准备创办农业公司,专门生产绿色食品”   廖曜中也准备干另一份非常入世的兼职——律师,为民请命廖曜中热衷于公平,在1997年中央党校毕业后,便考取了律师资格证,他虽然担任司法局副局长,分管法律援助中心,但有时候案子突然过来,被告人又没有指定律师,这时廖来不及将任务分配给下属,常常要亲自挂帅当律师,“我经常要替死刑犯辩护,他们往往没有指定律师”   10月10日,湖南衡阳司法局的党委会上,副局长廖曜中因公开抗拒局长万春生的“进人”指示,两人在会场大打出手,廖的左脸颊被打至淤青事件在经过媒体披露后,引发各方关注10月14日,打人的局长万春生被停职,10月17日,廖曜中的伤势基本恢复,重新回到司法局上班但廖已对官场心灰意冷,“最多一两个月后,我就会辞职”   冒官场之大不韪,公开冲撞顶头上司,拂袖而去,是什么造就了这位副局长耿直的内心?这场斗殴又反映了如今怎样的官场生态?这位另类官员准备解甲归田留给世人诸多的疑问需要解答(记者武威)   10月18日晚,在衡阳的一家小茶楼里,记者见到了廖曜中白衬衫、黑西裤、银边眼镜、双鬓花白,左脸颊的淤青渐消,今年方才41岁的廖曜中看起来偏老,但谈吐间书卷气不改   副局长其人:   法学博士“混”入官场   廖曜中称其通过自考进入中央党校攻读法学研究生,方向是宪法学与行政法学,此后又考上了武汉大学的法学博士,对于此前的人生经历,廖曜中却不愿多谈:“都是从农村出来,凭本事考上去的,没什么好说”研究生毕业后,廖曜中从1997年9月到2003年9月间在衡阳市委党校担任法学讲师   2003 年9月,廖曜中通过湖南省公开选拔干部考试,成了衡阳县副县长,分管发改委、物价局和法制办2007年10月23日,廖曜中调入衡阳市司法局担任副局长事实上,廖曜中比万春生还早上任9个月但谈起这位顶头上司,廖曜中仍咬牙切齿:“(被他殴打)都是我反腐败的结果”   廖曜中出事后,不断有同学打电话来安慰他,仅仅在接受记者采访期间也电话不断   10月17日,伤势基本痊愈的廖曜中回到单位上班,因为此前万春生已被停职,主动向廖曜中嘘寒问暖的同事不少,但也有很多同事选择了回避“我自我感觉,万春生停职,司法局80%的干部还是很开心的”   互殴事件:   局长“进人”遭副手阻击   廖回忆说,万春生尤其喜欢打“三打哈”(一种扑克牌),万要是赢了钱,就一定要人愿赌服输,一旦输了钱,却不愿拿出来;万非常喜欢美女,生活很放纵,廖很怀疑,万要求招进的这名女公务员,与他有不可告人的关系;万春生在单位里很多事情都是自己说了算,从来都不按程序来这一切在廖曜中这个耿直的书生看来,非常的低劣三年来,廖不断通过各种手段反抗万的权威,但这次党代会的当面指责是最激烈、最直接的一次“以前为了颜面和同事关系,我也隐忍过,提出问题的方式也比较缓和”   谈到10月10日党代会上的那场架,廖曜中至今还有些不服气,“在交锋的第一回合,他打了我一拳之后,我当即起身,一把就将他推到在地,当时我已经揪着他的衣领,他根本就动不了,要不是有人在背后拉偏架,他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他在我的左脸颊打了这么多拳,我也只是被他打得有点淤青,可见他是多么虚弱”   万与廖斗殴的原因是因为“进人”问题万春生要把一名在衡州监狱工作的女公务员,调至司法局下属的衡阳市法律援助中心工作,法律援助中心正是廖曜中的分管单位,但这位女公务员来历不明,进人的程序也不对,不知道有什么特殊的背景所以廖曜中在党代会上严词拒绝,“你这样进人是不合理、不合程序,我坚决不同意!”   万春生要求廖曜中必须接受,“哪个地方不合理?哪个地方不合程序?哪个地方不正常了?”   在万春生的逼迫下,廖曜中却继续顶撞,两人随即大打出手   廖称,万春生这样的行为早有先例,“他隔三岔五地会安排人进入司法局,但人事上却不按程序走,以前我也在这方面提出不同的意见,他就派他的亲信来,强迫我接受,我隐忍了这样的行为三年,实在忍无可忍”廖表示,万春生来到司法局的前三个月里,两人的关系相处得还不错,但廖随后就发现万在很多方面有问题,“我现在手头上搜集到很多他违法乱纪的证据,他这个人是一个好战分子,一定不会善罢甘休,不久之后肯定会报复我”   然而,廖曜中也不会善罢甘休:“我郑重宣布,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三五天,可能一两个月,我就要离开这个公务员队伍,但我一定会与这种人干到底,人一辈子能打倒一个贪官,就是一种胜利,就是反腐英雄”   不过,万春生昨日则回应称,打架是廖先动的手,这位招进来的女公务员,在衡州监狱工作了11年,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是属于合理的下级人事调动,他与这位女公务员没有任何关系“经过法医鉴定,我们俩都受了伤,轻微伤”   另类局长:   天生一副牛脾气   在廖曜中的很多同学看来,廖是一个天性耿直的书生“老廖人品很好,性格直率,但似乎官场上的文化没学好,出了这样的事情还是让人很意外,把打架的事情公开化,恐怕还有欠考虑”廖曜中的一位同班同学这样告诉记者,老廖尊师重道,一次他的导师出了点事,老廖搭载着这位同学,一起开车奔赴千里之外的武汉帮忙   而在廖曜中自己看来,他的倔强源自遗传“我父亲就是一个耿直的人,有一次因为生产队分给家里的粮食非常少,他认为这样一家子都会饿死,于是冒着很大的风险偷来稻米,却被生产队发现但我的父亲死不认错,反而说生产队胡来,生产队的人将他头摁在水塘里要淹死他,幸亏伯父赶来把他救了”   廖曜中从小就倔强,在上初中的时候,他甚至因为一件小事与班主任翻脸“当时我们班刚刚换了新的班主任,有一次班里刚刚大扫除完毕,班主任要我把倒在地上的一把扫帚扶起来放归原位,但我告诉他,扫帚不是我弄倒的,应该让当时拿这把扫帚扫地的同学把它收好才对”为了这件小事,廖曜中与班主任相持不下,最后甚至到了要动手的地步,但廖始终认为自己没错   与廖曜中做了6年同学的廖清元也说,廖曜中爱抱打不平,不怕得罪人“小学时有一次一个高大的男生欺负一小个子,他首先报告老师,然后去帮小个子”   长大后,虽然受到官场习染,但并没有因此而变得圆滑多少很多时候,廖把很大的精力都投入在研究农学和法学上这一点,从他的两次改名就可见一斑廖曜中原名叫廖方体,在中央党校时改名叫廖嵩,1999年,回到衡阳担任党校老师的他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廖曜中,“曜是北斗七星中的第四颗星星,我改成这个名字,就是想维护公平和正义”   廖清元回忆,廖曜中在中央党校时曾给他写过一封信,信里有这样一句话:“社会是一染缸,他要像先辈所说的去做:‘粉身碎骨都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入官场初衷:   当官是为了研究腐败   既然早已认清“染缸”本色,廖曜中为何又要混官场呢?廖的回答是:“我当官就是为了研究腐败、反腐败”   “我们都知道蛇有毒,但还是有人去研究蛇,我们都知道山有虎,但还是有人上山如今当了8年的官,是见到了树木也见到了森林”廖曜中说,如今官场最大的问题就是一把手权力无限大,有的官没有真才实学,傻瓜都能当,全看后台硬不硬,有没有钱,放不放得下脸,懂不懂厚黑之道   廖曜中表示,自己没有很厚的后台,但通过读书和研究,他获得了实在的经验“做人做事要有实在的能力,搞交往要有实在的感情,我也看清楚这个世界不可能有绝对的公平正义,我并不是死咬理的人,但也绝不会与人同流合污,更不会任别人欺负而忍气吞声”   廖曜中认为,如今官场内贪官的势力还是很强大的:“我觉得能拉下万春生已经不容易了,很多时候你还没有把人家反下去,人家早就把你整下去了尤其是像我一个下级反对上级,这样付出多大的努力和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