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中国人到底背了多少税负?

点击量:   时间:2018-02-01 18:02:01

中国现在(截至2012年7月)共有18种税,16种由税务机关征收,2种由海关负责征收理论上,税收可以大致分为对商品(包括劳务)的税收,在中国叫做“流转税”(流转税是中国税务机关征税的特殊术语);对所得的课税,即所得税;对财产的课税,即财产税;对行为的课税,即行为税;以及不能归到上述分类中的其他税 一般来说,一个国家的税收,要么以所得税为主,如美国就以所得税,特别是个人所得税为主,要么以商品劳务税或者流转税为主,如一些欧洲国家 很少有国家,既以流转税为主,又以所得税为主,两类税并重,所谓“双主体模式”,中国的税收制度恰恰是这样的结构 中国既征收几乎是世界最高水平的流转税类,又征收不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所得税类,并且辅以其他税种配合从结构上,这为中国的高税负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具体分析一下各个税种,细微透视中国的税负状况 增值税,是中国第一大税中国增值税的基本税率是17%(基本税率就是绝大部分应税商品适用的税率,另有优惠税率13%,以及出口的零税率,即出口退税) 消费税中国的消费税,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消费税,是特别消费税,它只对十几类产品征收,而且所有这些产品都已经缴纳过增值税,在此基础上再加征一道消费税 营业税本来对于一种商品和劳务只征收一种税就可以了,税不重征是治税的圭臬为解决营业税的重复课税的弊病,自2012年1月1日起,上海开始在部分行业实行营业税改征增值税的试点增值税与营业税,完全可以合二为一,即取消营业税 关税中国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后,按照“入世”承诺,关税总水平逐步下降,但是,在世界范围内仍然属于高水平尤其是,出口退税是国际惯例,是一种制度,中国表面上也对出口实行退税,也就是零税率,但是实际执行起来又不是如此,而是规定退税的比率,不是真正的自动的零税率 个人所得税中国的个人所得税,从收入角度看,并不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2011年个税收入是6935亿,占全部税收的7%左右但是,个税对于个人有直接的影响,因此个税的改革最引人注目最初是地方税,后来变成中央税,各地不允许自行调整起征点 房产税1986年中国就开始有房产税,但是,仅对经营性的房产和房屋租赁收入课税,对个人所有自住的不征税2010年,财政部决定在上海和重庆进行对个人拥有的房产征收(新)房产税的试点 车船税该税本来是一种使用税,不使用车和船的不课税但是,从理论上说,判断一个人是否使用了自己的车或者船是有技术难度的,税务机关负有举证责任于是后来改为财产税形式,只要拥有就征收 城市维护建设税这是中国税收体系中最不规范的一个税,不伦不类该税没有自己独立的纳税人,它是以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的纳税人为纳税人,按照缴纳这三种税金的一定比例来缴纳,是典型的税上加税 资源税如果说中国还有一种税的税率不高,甚至还有些低,那就是资源税资源税是开采自然资源,如原油、天然气、煤炭、金属和非金属矿藏、盐等征收的税中国自然资源相对稀缺,从任何意义上,开采资源应该征收重税,但是,现行资源税税率很低,比如中石油和中石化开采国内原油,每吨就缴几十元的资源税而已 中国不但税种繁多,且除资源税和个别税外,每一种税的税率都几乎是世界最高水平这样的设计,中国人的税负不可能不重 问题还在于,中国税收制度不但税负重,还缺乏效率所谓税收效率,是说收税尽量不要干扰市场和纳税人的自由选择,否则纳税人的损失可能远超过税收本身,形成“超额负担”中国还有两套税务系统,国家税务局系统和地方税务局系统,人员比1994年税制改革前凭空翻了一番,每年的国家公务员考试,税务机关都是最热的部门之一,因为待遇好待遇好,是对税务机关的人说的,对于纳税人而言,待遇高,就是征收的成本高这也降低了税收的效率 改革税收制度的初衷,就是提高税负,而且是较大幅度地提高后来,国企的日子逐步好转,经济开始繁荣,税收越来越多,上述的比重也逐年增加征税手段也进步了,偷逃税变得越来越难因此,税收从2000年开始超常规增长,平均超过22%,远超GDP增速,令人瞠目各界要求减税的呼声不断 中国税改的方向 减税的全民意识已经达成,这也是中国财政宪政改革的第一步过去10年的结构性减税不是真正的减税,而2012年开始的营业税改增值税的试点,最后也有可能变成增税的试点真正的结构性减税,要改变流转税与所得税“双头”格局,中国已经具备以所得税为主的条件我的建议是,税改的第一步,是取消中国现在的第一大税种增值税,以增值税为基础的消费税也一并取消,自然也包括海关代征的增值税和消费税 减少的税收,在短期,大部分可由国企利润上缴以及土地收益等弥补,在长期,待规范了税收体系以及收费制度,还有土地制度、国企利润上缴制度之后,可以由房产税来补充从长期来看,以房产税为中心的地方税体系,是中国税收体系的治本清源之策 以所得税为唯一主体的、简化了的、税负水平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的税收体系,才是符合中国国情的这是任何以改革名义进行的税收体系调整所必须遵循的原则偏离了这个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