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中国惊人资金非法外流牵出假外资内幕

点击量:   时间:2018-03-01 13:04:30

多年来,中国经济吸引了大量资本涌入,但是现在却在上演资本外逃的一幕,其中很大一部份是非法外流的资金同时专家透露,中国的一个研究机构表明,每年60%的GDP是被外国资本拿走这些资金都是如何流出中国的?中国是否存在被掏空的危险? 中国媒体1月18号援引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的内部通报说,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中国大陆非法资金外流是4120亿美元,2011年达到6000亿美元这份通报估计,2012年的非法资金外流已突破1万亿美元,预计2013年的非法资金外流规模将达到1万5千亿美元 外流资金‘回程’投资享受税收优惠 据美国之音报导,国际金融诚信组织的报告指出,那些流到海外避税天堂的资金又会以境外直接投资的名义流回中国,享受政府给予的税收优惠,从而使中国遭受双重的打击 国际金融诚信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卡尔:“我想说的是,贫富差距的问题比实际的情况要糟糕得多,因为没有人会申报他在英属维京群岛所拥有的非法资产” 复旦大学的沉丁立教授说,中国是在流血,但是与外国资本合法从中国拿走的财富相比,中国人通过各种手段转移出去的资金只能算是流的小血,因为它只占中国国民年生产总值的十分之一左右沉丁立说:“中方的一个研究机构表明,每年60%的GDP是被外国资本拿走的,虽然这个财富创造在中国,但是最后财富形成的一个货币形式的财富是被外方投资者拿走的” 何清涟:谁在做空中国 著名经济学家何清涟在2011的一篇文章中探讨了假外资的内幕,批驳了“外国阴谋论”的说法 她表示,外商投资中国金融行业做“战略投资者”,一般都有期限约定,期限到了外资是可以撤资的因此,这种“做空”本来就应该在中共政府金融主管部门预计当中,因为外资来中国不是做慈善事业,也非为“中美友好”而来,是奔利润来的趋利是其本性,有利则留,无利则去因此,为其到期撤资预作方案是金融主管部门工作当中应有之义 她同时质疑:中国的新增外资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这些新增加的外资从何而来?必须说明的是,长期以来,中国引进的外资当中,有很大一部分是假外资,即中国人或公司将资金转至海外,在国外注册公司后,再以“外资”的名义回流中国,《21世纪经济报导》在2006年6月19日登过柴青山“外资税收漏洞”一文,其中提到,据中共政府部门总结,假外资主要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是在港澳及国外有实体经营的中资企业,出于发展的需要,回国创办“外资”企业;第二种是出于海外融资的目的,通过注册海外空壳公司及返程收购,以红筹形式上市的原内资企业;第三种是纯粹出于政策性寻租的目的,到境外尤其是离岸金融中心注册空壳企业,然后将自己变身为外企的原内资企业据估计,第三种形式的假外资在中国非常普遍,不仅实行低税的香港成为内资企业注册空壳公司的宝地,英属维京群岛、开曼岛、萨摩亚等地也分别成为中国引进外资(FDI)的第2、第7和第9大来源地 全部外商投资当中,假外资的比重到底有多大?世界银行1992年的估计是该比重当时已达到25%;至2006年中国的假外资比重已超逾33%这一比例在逐年加大,我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09》的统计数据计算,来自于港、澳、毛里求斯、巴哈马、巴巴多斯、开曼群岛、维京群岛、萨摩亚等地的资本,2007年占外资总量的69%;2008年占71%2011年公布的资料当中,仍注明有大量来自于上述这些地区,而这些地区正是商务部在当年声称的“资本外逃中转站” 应该说,真正“做空中国”的资金来自于这些经过漂白的假外资,“做空中国”一文中列举的外商入房市资金不算是大头这些假外资才是这些年来在中国房市、股市上如幽灵般出没的资金文章还提到炒房地产的私募基金,我再多句嘴,中国的私募基金业的巨鳄是哪些人,海外早有报导,就是中国那大大小小的太子党(见《华尔街日报》2010年2月1日:“中国‘太子党’与私募基金” China’s‘Princelings’ and the PE;英《金融时报》2010年3月29日:“生而为钱的中国太子党”) 国际金融诚信组织:腐败危及人的生命和政局稳定 传统基金会的史剑道认为,大量资金外流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不是一个数字的问题 史剑道:“我认为,它对经济的影响在于,为什么中国的私营企业主要把资金转移到国外?这是因为他们觉得他们不能在这里进行竞争法治受到损害” 他认为,中国真正的问题不是有多少资金非法流出,而是是否能够营造一个有利于企业和经济发展的环境 史剑道:“没有法治,你就没有经济的繁荣它不会鼓励人们的创业精神,也不会鼓励有才华的人留在中国这是真正的危险” 不过,史剑道认为,这些钱如果不流出去就会属于一般老百姓的想法只是一种空想 国际金融诚信组织认为,中国过去30年出现了改变世界的经济增长,但是这种增长却受到了腐败的严重损害,而非法资金外流与腐败有着密切的联系,腐败又会影响到人民生活的各个方面中国很多基础设施工程,包括学校、桥梁和道路的建设,因为腐败问题而成为所谓的豆腐渣工程,直接危及到人的生命 该组织的首席经济学家卡尔说,从宏观上来看,资金大规模外流会影响到经济的稳定,加剧社会的不公和腐败,并进而导致社会和政局的不稳定 资金外流减少税收,加剧贫富不均美国传统基金会的经济学家史剑道:“这些人赚了钱之后,他们不缴纳应该缴纳的税现在,他们还把这些钱转移出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