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事指南

滥发钞票是2013年全球经济的恐惧之本

点击量:   时间:2018-01-01 16:04:08

那些掌握亿万资金的投资者们,虽然对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和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阻止灾难降临市场的行动基本上是持欢迎态度的,但这些人对于“不远将来”的看法正变得越来越谨慎 眼下,资产价格是靠着央行源源不断的购买行为支撑着,但这终归有偃旗息鼓的一天问题在于,在美联储撒手离开之后,是否将有买家来接盘但愿会有吧 “这个世界颠倒了过来,”纽约另类资产投资公司天桥资本(SkyBridge Capital)创始人安东尼·斯卡拉穆奇(Anthony Scaramucci)说道,“哥伦比亚商学院1982年用的教材到如今已经全无用处” 斯卡拉穆奇常作为评论员在全国广播公司(CNBC)的节目上露面他是一位忠实的美联储“追随者”照他的意见,全球最大的对冲基金经理就是本·伯南克(Ben Bernanke),而无论他做什么,那就跟着做什么至少,不要试图跟他对着干 例如,天桥资本大量投资了抵押贷款支持证券(MBS)美联储是在2008年11月首次宣布MBS购买计划的,接着在2009年初又扩大了购买规模从2009年1月至2010年3月阶段性购买计划结束时,美联储总计买入了价值1.25万亿美元的房利美(Fannie Mae)、房地美(Freddie Mac)和吉利美(Ginnie Mae)住房贷款在美联储推出第三轮量化宽松措施后,恢复了对MBS的购买,每个月的购买量超过400亿美元,并表示将一直持续到美国失业率降到7%为止上个月,美国失业率上升到了7.9% 斯卡拉穆奇担不担心美联储将对MBS头寸进行平仓呢因为一旦他们这么做的话,这些证券的价值肯定将接受考验 “一旦他们松开了油门,我们希望,你不会因此感到非常不适我曾是美联储政策的支持者,但如今他们已经造成了这种依赖性,”斯卡拉穆奇说道,“这个世界希望美联储能成为确定资产价格的一份子,而当他们收手的时候,将会对市场造成影响” 伦敦安石投资管理公司(Ashmore Investment Management)研究部联席主管贾·德恩(Jan Dehn)提醒说,中央银行对美国、日本、欧洲的债市提供支撑,虽然这是好事,但却将新的和更大的系统性宏观经济风险引入到全球经济中安石是一家在全球范围管理着600亿美元资产的投资公司 “美联储、英国央行、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印钞行为,现在不仅是维持着各自政府债券的偿还能力,还支撑着各自的经济,以及相当于全世界一半市值的股票市场”德恩上周在一份研究简报中如此写道 谁也不知道他们何时和如何收手到目前为止,各方都还没有认真地着手解决由此而来的根本性财政和结构性问题  以欧洲为例,投资者都在期盼着有关欧洲债券和欧元区成员国建立财政联盟的消息眼下,投资者正在欧洲大市值公司中寻找价值股,尤其是德国和法国的公司,还有就是在买入困厄债券,因为各国央行将为这类债券提供坚实的支撑 至于这些央行将在何时退出债市,我们一无所知因为这个问题,巨大的市场风险由此而生 德恩警告说,今年美国和欧洲存在货币信用度受损的可能性他认为,这已经是全球宏观经济真正“严重到无法被忽视”的问题主要的原因之一,是中国、俄罗斯、巴西、墨西哥和印度等国持有大量此类货币新兴市场中央银行家的看法极为重要,这不仅是因为他们持有大量欧美债券,还因为他们身处全球货币体系的最核心这些新兴市场央行控制着全球八成的外汇储备 过去几年来美元的币值稳定,完全是拜中国央行,以及某种程度上说包括日本、巴西和墨西哥等国的“邻里友善”行为所赐,这些国家在国内市场积极地买进美元,以阻止本币过快升值,还有就是在金融危机爆发的早期阶段踊跃买入美国国债自2008年以来,新兴市场银行已累计买入价值超过2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 悬在许多核心(经济体)头上的债务如今已变得如此之庞大,以至于他们越来越不可能通过财政手段来填补这些债务窟窿,他们将通过货币贬值,也就是通货膨胀,来逃避过剩债务负担的可能性,也因此变得越来越大——贾·德恩 美元不大可能在短时间内变成一堆废纸它仍然是全球贸易的首选货币而美国国债也是目前唯一万无一失的避险资产,即便短期美债的实际收益率已经变成负值 然而,在2013年,存在一个无法被忽视的风险,那就是一家或是多家,又或是身处“核心”之外的较大央行将开始踊跃抛售美国国债中国不久前才成立了一个部门,专门负责加快对外汇储备进行多元化配置,减少对核心经济体货币——主要是美元和欧元的依赖其他亚洲国家很可能将跟随中国行动 德恩表示,全球货币体系的基础构造本身就蕴含着自我毁灭的种子他这种观点听上去跟那位以坏脾气著称的政治家罗恩·保罗(Ron Paul)颇有几分相似罗恩·保罗同时也是美联储政策的强烈反对者,实际上,在他整个竞选美国总统的过程中,一直抓住这个问题不放 造成全球货币失衡的这套体制已经难以为继一方面,欧美等国手里囤积着过量的公共债务;另一方面,新兴市场国家手里囤积着过量的外汇储备在这个体系内,诸如中国之类的强势国家通过干预有意维持本币弱势,结果导致外汇储备堆积成山在中国的存钱罐里,囤积着数以万亿计的资金  这就是所有恐惧的根本所在:这些国家终有一天会松开扎紧进气口的绳结,让气球慢慢泄掉 各个新兴市场国家的央行今年可能将不会再继续扩大储备 “他们也不大可能再买进2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债了不仅是因为这使他们因放弃国内消费和投资而蒙受巨大的机会成本,还因为由此而来的‘冲销成本’同样巨大在经济学含义中,‘冲销’是指中央银行耗费时间和财富来管理资本流入以巴西为例,其汇率的两年波动区间在1美元兑1.55至2.20雷亚尔之间,一年之中常常是在1.65至2.00雷亚尔之间波动,由此导致的通货膨胀使得公司企业难以制定规划,大幅的汇率震荡使得企业难以在国际上竞争 据安石公司的估算,目前新兴市场国家央行每年的外汇储备冲销成本已相当于芬兰一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 “当我们进入2013年,最值得担心的问题,